刘永坦:40年坚守开创中国新体制雷达之路 为海疆雷达打造”火眼金睛”-千龙网·中国首都网

图片 4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获得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两院院士刘永坦。(新华视点微博图片) (拖拽/保存图片可查看大图)

2019年1月8日,2018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这是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获得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两院院士刘永坦颁发奖章。(新华社记者
谢环驰 摄)

2000年中国设立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这是国内科技领域最高荣誉,奖金500万元,每年评选不超过2人,选不到的时候就空缺。今天2018年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奖名单公布了,今年的奖金额度提高到了800万元,获奖的两人分别是雷达专家、哈工大教授刘永坦以及陆军工程大学教授、核武器爆炸防护专家钱七虎。

(参考消息网1月16日报道)俄罗斯卫星网1月12日发表题为《中国科学家因何获得800万奖金?》的报道称,1月8日,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刘永坦荣获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同时获得800万人民币的奖金。超视距雷达是刘永坦领导下的专家们所取得的关键性研发成果之一。俄罗斯军事专家瓦西里·卡申发表文章就中国超视距雷达所取得的成绩做了解读,以期揭开刘永坦因何获得800万奖金的“秘密”。现将全文摘编如下:

(新华社北京1月8日电)坚持自主研发新体制雷达,打破国外技术垄断,为我国海域监控面积的全覆盖提供技术手段;40年坚守,带出一支“雷达铁军”……他就是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两院院士刘永坦。1月8日,刘永坦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接过了沉甸甸的奖章、证书。刘永坦带领团队研制的新体制雷达究竟新在哪儿?他告诉记者,这款雷达不仅能够“看”得更远,还能有效排除杂波干扰,发现超低空目标,对于对海远程预警来说至关重要。为了这个“新”字,他在“冷板凳”上一坐就是40年。

根据人民日报报道,今日上午,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刘永坦、钱七虎获得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刘永坦,82岁,自力更生研制了我国首部全天时、全天候、超视距、海空兼容的海防预警装备,创建了我国新体制超视距探测理论体系,实现了国家海防预警科技的重大原始创新;钱七虎,81岁,系统建立了从浅埋到深埋、从单体到体系、从常规抗力到超高抗力的工程防护体系,解决了核武器空中、触地、钻地爆炸以及新型钻地弹侵彻爆炸等关键工程防护技术难题。

中国正努力研究海基机动超视距雷达,并希望凭此提升在西太平洋地区针对美军的反介入战力。无线电信号为直线传播,甚至功率最大的常规陆基雷达也无法看到百公里外超低空飞行目标。预警机因尺寸和功率限制仅能部分解决这个问题。超视距雷达的工作原理是借助无线电波在电离层的反射或折射效果。由于它不受地球曲率的限制,故而没有常规雷达的局限性,但要真正实现超视距,则需要付出高昂代价。此类雷达在技术上极其复杂且非常昂贵,由大量中转和接收天线组成,有时彼此之间相距数百公里。

图片 4

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成立于2000年,最早的两位获奖者是数学家吴文俊及杂交水稻专家袁隆平,迄今已经有31位科学家、工程专家获奖,之前的奖金是500万元,其中50万归个人,今年不仅大奖获得者奖金提升到了800万元,而且分配结构也改革了,奖金全部归属个人支配,国家科学技术奖三大奖奖金额度也同步提高50%。

早在上世纪60年代末,中国已开始研发这种雷达,与苏联和美国几乎同时。苏联和美国在冷战结束前已经建成首批可实际运行的雷达样机,但中国项目因技术基础薄弱而未能取得成功。

获得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两院院士刘永坦。(新华视点微博图片)

解放军列装的首批超视距雷达是俄制的“向日葵-E”型雷达。中国于2000年初从俄罗斯购买了3套。“向日葵”系列是相对较小的海军超视距雷达。中国购买的型号可发现接近300公里外的水面目标。2000年代,俄罗斯海军也购买了此款雷达,部署在里海和太平洋。

■给海疆装上“千里眼”:为我国海域监控面积的全覆盖提供技术手段

2008年,中国在其北部地区建成更大型的超视距雷达,为空军所用,是导弹预警系统中的一部分。据西方评估,其预警距离可达2500公里。此后,中国继续加大投入发展海军超视距雷达系统,并为战略防空和反导用途制造功率更强的雷达。中方的研发过程与俄罗斯强化此项工作是同步进行的。

严冬时节的山东威海,寒风萧瑟。刘永坦带领团队成员一同检查正在调试的新体制雷达设备,面前是一个面积约6000平方米的雷达天线阵,天线阵外就是波浪翻滚的大海。此时,年过八旬的刘永坦精神矍铄,满眼欣喜。如果说雷达是“千里眼”,那么新体制雷达就是练就了“火眼金睛”的“千里眼”,被称为“21世纪的雷达”。它不仅代表着现代雷达的发展趋势,更对航天、航海、渔业、沿海石油开发、海洋气候预报、海岸经济区发展等都有着重要作用。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阅读全文

早在1991年,经过十年科研,刘永坦在“新体制雷达与系统试验”中取得了重大突破,并建成我国第一个新体制雷达站,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那时,身边很多人劝他“功成名就、见好就收”,但刘永坦却说:“这还远远不够。”在他看来,科研成果如不能转化为实际应用,就如同一把没有开刃的宝剑,中看不中用。“一定要让新体制雷达走出实验室,走向海洋。”随后的十余年里,从实验场转战到实际应用场,他带领团队进行了更为艰辛的磨炼。由于国际上没有完备的理论,很多技术难点亟待填补,再加上各个场域环境差异巨大,新体制雷达的“落地之旅”格外艰难。

“解决不了抗干扰问题,雷达就没有生命。”刘永坦,各种各样的广播电台、短波电台、渔船,发出强大的电磁干扰是最大的难题。设计—试验—失败—总结—再试验……他带领团队进行上千次调整,终于找到了解决方案。这项完全自主创新的研究成果于2015年再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它不仅破解了长期以来困扰雷达发展的诸多瓶颈难题,更让我国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拥有该技术的国家。“依靠传统雷达,我国海域可监控可预警范围不足20%,有了新体制雷达,则实现了全覆盖。”刘永坦告诉记者,给祖国的万里海疆安上“千里眼”,国防才能更安全。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