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日本目前没条件制造核武器 技术没问题-千龙网·中国首都网

图片 1

图片 1

  日前,日本通过各种途径大量存储核材料一事,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担心。美国曾在冷战期间交给日本300多公斤武器级钚,军事专家指出,这些核材料只需完成爆轰试验即可制造出核武器。另有消息称,日本还囤积了1.2吨高浓缩铀,其中有215公斤武器级高浓缩铀。此外,日本还打着和平利用核电的旗号,将大量核材料散布在日本民间和企业之中,其总数很难考证。

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中国核科技信息与经济研究院近日在北京正式发布了《日本核材料问题研究报告》,详细阐述了日本对钚、铀等敏感核材料的存储、生产能力和实际需求等情况。那么,应该如何看待日本核材料问题?就此话题,中央台记者采访了军事观察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腾建群。

  在拥有大量核材料的同时,日本的核政策也发生了某种变化。虽然签署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但日本在拥核问题上却一直反反复复,不断发出模糊甚至矛盾的信号,安倍政府上台以来,更在背离“无核三原则”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日本核材料问题研究报告》援引日本政府今年8月的数据显示,日本拥有47.8吨敏感度极高的分离钚,其中有10.8吨存于日本国内。此外,日本还拥有约1.2吨高浓缩铀。报告指出,“以日本的核能力,这些核材料可在短时间内被制造出核武器”。

  在2月14日的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公开表示,日本一旦发生战事,美军若把核武器带入日本境内,日本不会反对。这与安倍晋三日前提出的“要负责任地汇总可能实现并能取得平衡的核方案”如出一辙。日本右翼分子石原慎太郎在其新书中叫嚣,日本今后不能蜷伏在美国的核保护伞下,应该考虑自行开发核武器,甚至称日本能在138天内制造出原子弹。

腾建群对此分析称,日本的科技水平和自动化技术程度比较高,就技术而言日本确实能够制造出核武器。现在最主要的还是一个政治决心问题。

  按照国际原子能机构颁布的《钚材料管理导则》要求,各国应做到核材料供需平衡,然而这些年日本钚材料总量一直在不断增加,造成敏感核材料供需严重失衡。这一做法,存在极大核安全隐患和核扩散风险,对国际和地区和平与安全构成潜在危害。还有分析认为,日本政府决定重启核电站,里面就藏有核武项目的猫腻。

现在,安倍政府通过了新安保法案,无核三原则因此存在发生变化的危险性。今年8月6日的广岛和平纪念仪式上,安倍晋三没有提及无核三原则。这是否意味着日本随时可能突破无核三原则?腾建群认为,日本现政府也许怀有制造核武器的政治气候,但受国际环境和地理环境等限制,日本目前不具备制造核武器的现实条件。

  安倍政府还通过把核与国家安全联系在一起,发出了日本要“迈过核门槛”的政治信号,并进行了法律和政策方面的铺垫。特别是去年底通过的《特定秘密保护法案》,以及今年初挂牌成立的国家安全保障局,都为日本秘密生产核武器提供了便利。

日本的无核三原则是上世纪60年代开始提出来的,就是不拥有、不制造、不引进核武器。日本的政治气候除了取决于政党之外,还有一个外部势力的影响,主要是美国。美国给日本提供核保护伞,所以日本要打破无核三原则还有很多困难。特别是对于日本这样一个岛国来说,它的地理环境也不允许它发动一场核大战。所以安倍尽管可能有这种心思,但是确实非常难做出这样的政治决策。

  与此同时,日本政府还在处心积虑打消国民的“去核化”情绪。作为一个在二战中遭受过核打击的国家,日本国民对核武器应该是深恶痛绝,尤其是在广岛、长崎两地,人们可谓谈核色变。日本政府通过释放拥核信号、将核武器与国家安全联系在一起,不断试探国民心理,消除“去核化”情绪。

腾建群分析,国际社会历年对破坏核不扩散条约国家的制裁,也会从一定程度上约束日本走上核武器的发展道路。

  说到底,安倍政府的“核”野心,同组建水陆机动团等扩军思想一脉相承,就是希望尽快推动修改“和平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对此,国际社会需要格外警惕。

日本是唯一一个遭受过核打击的国家,日本百姓对于核是非常敏感的。2011年福岛核电站事件之后,日本政府决定停止所有的核电站活动,民意对日本用核确实是一个很大的决定性因素。国际上来看,安倍真的要走核武装化道路,国际社会也会给予强烈的反弹,比方说周边的国家肯定会把日本当成核打击的目标,相信日本政治家要盘算到底合不合适。另外从国际条约来看,《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生效之后,只有印度、巴基斯坦和朝鲜进行了核试验,那么它所承受的代价就是国际社会包括制裁在内的一些反制措施,相信国际社会是一致的,不允许任何国家再走核武装化道路。

(李 琳 谭淑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