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教授评美贸易政策:“一团乱麻”,几乎没有赢家

图片 3

图片 1

5月25日报道
英国《卫报》网站5月23日发表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克林顿总统时期经济顾问委员会成员杰弗里·弗兰克尔的文章称,特朗普的贸易政策是一团相互矛盾目标组成的乱麻,几乎没有赢家。

中美贸易谈判陷入僵局。正在访问日本的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27日在谈到美中贸易谈判时称:“中国想要签署一份协议,我们还没有准备好。在未来某个时间里,中美达成协议的几率很高。”言下之意是美中贸易问题还要继续拉锯。贸易战本身是“伤敌一千自损百八”。中国官方对此立场非常鲜明:反对。中共官方媒体《人民日报》、央视、新华社等密集发文指责美国政府“霸道”“践踏多边贸易规则”等。并且,《求是》、光明网等不断援引美国国内的声音来表明美国的行为“不得人心”,比如《求是》发表的《美版“豆你玩”,骗你没商量》、《“关税让美国更强大!”
美国民众:“他骗人!”》等,光明网发表的《美国产业界反对美政府打贸易战》文章。中国官方所引用的这些声音代表了美国国内一部分人的反对意见,尤其是经济界人士的看法。这是观测中美贸易战之中美国舆论的一个角度。但在与中国贸易战问题上,美国国内不止有反对者,同样有支持者,而恰恰是这些肯定的声音推动了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不断升级贸易战。来自党内的力挺特朗普的内阁官员中,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为代表的鹰派坚持用贸易战的方式逼迫中国作出实质性改革。而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也为美中贸易战摇旗呐喊,比如,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说:“我完全支持特朗普总统在对华贸易谈判中的做法。这是美国和世界让中国遵守规则的最后的和最好的机会。”另外一名对华强硬的议员——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更是点赞特朗普:
“他第一个提出可靠的威胁,来摆脱糟糕的协议。”乔治亚洲共和党参议员珀杜(David
Perdue)也表示:
“我为总统的坚定立场鼓掌。我并不比任何人更喜欢关税,但我绝对认为,我们两党都支持在贸易问题上维护美国的利益。”对于特朗普不断强调“中国占了美国便宜”,佛罗里达州共和党众议员沃尔茨(Michael
Waltz)表示了支持:“特朗普对中国的强硬立场是正确的,我很高兴两党参议员都同意这一点。中国窃取了我们的技术优势,并在国防、网络安全和太空领域威胁我们。”特朗普的强硬对华政策算是他与共和党为数不多的共识(图源:VCG)有议员也很坚信美国会赢得与中国的贸易战,例如阿肯色州共和党众议员希尔(French
Hill)自信地称:
“我们强劲的经济使美国处于优势地位。我们有最大的影响力来解决与中国长期存在的贸易担忧。”宾夕法尼亚州共和党众议员凯利(Mike
Kelly)同样乐观表示:“中国几十年来一直利用我们宽松的贸易政策。他们不会离开他们最大的客户。我很高兴特朗普总统一直为美国工人争取提供最好的贸易协议。当美国站稳脚跟时,世界将保持安全。我们必须坚持到底。”共和党党内的一致声音使得特朗普有底气坚持与中国的贸易战。贸易战已经跨越了党争共和党会力挺特朗普不难理解。问题是:几乎在所有问题上都与特朗普唱反调的民主党在美中贸易战问题上,选择了站队特朗普。这也难怪《华尔街日报》得出这样的结论:“在与中国的贸易战中,特朗普获得了罕见的两党支持。”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Nance
Pelosi)早在2018年特朗普宣布要对中国商品征税时,就称“美国必须对中国不公平的贸易政策采取强有力、精明和有战略性的行动。特朗普的决定仅仅是一个开始,该政府应该为美国工人和产品做出更多的努力”。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纽约州民主党议员舒默(Chuck
Schumer)同样立场鲜明。特朗普5月6日宣布将对中国价值2,000亿美元的商品关税从10%提升至25%后,舒默立即在推特(Twitter)上发文:“对中国要坚持下去。特朗普总统,不要退缩。力量是战胜中国的唯一方式。”佩洛西、舒默和特朗普的分歧曾一度导致政府关门(图源:VCG)俄亥俄州民主党参议员布朗(Sherrod
Brown)认为:
“中国欺骗伤害美国工人太久了。关税将中国带到了谈判桌前,现在我们已经在那里了,总统必须确保真正的改变,以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马里兰州的联邦参议员、民主党人荷伦(Chris
Van
Hollen)近来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强调:“我们需要挑战中国,让其改变许多贸易行为及其国内商业行为。例如,他们长期以来一直在窃取美国(技术)秘密。”宾夕法尼亚州的民主党参议员托米(Pat
Toomey)认为,关税的确令人吃痛,也会引发混乱,但美国人终有一天回过头来再看看现在时,会说“他们为此值得”。正在谋求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沃伦(Elizabeth
Warren)也已经展现了他们在对华问题上的立场。Vox网站称,两人和特朗普一样在对华问题上强硬。他们支持打压中国,他们甚至支持特朗普更有攻击性的策略。对此,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的资深贸易专家赖因施(Bill
Reinsch)说,过去三到四年发生的一件事情就是,对中国的反对情绪的在四处加强。后果就是在美国,没有人再唿吁克制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在题为《特朗普的贸易战展示了中国是如何失去在华盛顿所有的朋友的》的文章中称,两党近些年来一直对北京强硬,华盛顿的一些议员甚至还唿吁特朗普采取更加强硬的措施。华盛顿战略咨询公司奥尔布赖特石桥集团的中国项目主任罗扎德(Patrick
Lozada)说,左派、右派和中间派都对中国强硬。因此,对华强硬已经超越两党纷争成为国会的共识时,特朗普是在将这些共识付诸实施。美国舆论的基调:强硬到底对于特朗普的对华政策,美国主流媒体、智库和学者也很认同。《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在题为《特朗普这样的美国总统,是中国应得的》的文章称,特朗普也许不是美国理应得到的美国总统,但肯定是中国理应得到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直觉没错:美国需要重新调整与北京方面的贸易关系——在中国强大到不愿妥协之前。而且需要像特朗普这样的“人形破坏球”才能引起中国的注意。《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蒂森(Marc
A
Thiessen)在该报发表题为《特朗普没有挑起贸易战,是中国挑起的》的文章称,特朗普采取强硬立场是对的。所有人应该都同意,中国是一个我们必须反击的经济掠夺者。特朗普正在使用关税迫使中国开放市场,所有美国人都应该像舒默一样,支持特朗普。文章还说,那些认为是特朗普挑起了对华贸易战的人应该再好好想想。北京多年来一直在对美国发动经济战,窃取美国的知识产权,强迫美国的公司转让技术,作为在中国做生意的代价,中国海补贴国有企业,以阻止美国企业在一些领域的竞争。美国《外交政策》发表题为《特朗普的中国政策是一大胜利》的文章称,特朗普的贸易战正使得北京跪下。文章称,特朗普对中国的激进政策是这个经常受批评的白宫的最可靠和最前后一致的政策。就连不是特朗普粉丝的CNN的(Fareed
Zakaria)也说:“特朗普是对的,中国就是一个贸易骗子。”文章指出,强硬的政策奏效了,应该一直保持下去,直到中国做出真正的、实质性的改变。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4月发表了一份题为《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比它们看起来更好》的特别报告。报告肯定了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政策,尤其是该政府的对华政策。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扭转了过去20年、3届美国政府——从克林顿(Bill
Clinton)、小布什(George Walker Bush)到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对北京战略意图的误读。关于特朗普发动对华贸易战,这份报告说,他“公开、大声对抗北京及其长期的不公平贸易做法”,虽然北京可能对其承诺再次食言,但特朗普的贸易策略却“可能已经突破了迄今为止北京为其贸易不端行为设置的难以逾越的屏障。”贸易战是经济也是政治问题从以上的信息梳理中不难看出,从政府层面到媒体层面,特朗普打贸易战有大量的支持者。这些是特朗普采取对华强硬措施的政治基础。但贸易战对经济的破坏肯定是存在的,处于一线的美中企业受到的冲击最为明显。以美国来看,中国加征的大豆关税等直指特朗普的票仓。并且,贸易战导致的民众生活成本上升、失业率升高,都已经不是简单的经济问题,而是政治问题。寻求2020年大选的特朗普必然会寻求及时止损,这也是为何他在5月27日透露美中未来可能会达成协议的原因。当对华强硬成为国会、舆论的共识时,特朗普牺牲了部分人的利益来满足自己的政治私心。通过打贸易战,特朗普营造出的是对华强硬姿态,同时,他也要考虑如何在损害一部分人利益的时候仍能拉拢人心。特朗普想要实现“鱼与熊掌兼得”。开打贸易战容易,
但是结束并非易事。特朗普不断迎合国会和舆论,导致了中美贸易战不断扩大化,特朗普从中捞取了政治上的红利同时已经被政治大趋势裹挟。在美国强大的民意之下,他在美中贸易问题上做出任何妥协都可能激起国内的强烈反弹。可以想象,特朗普如果交不出一份令各方满意的贸易战答卷必然成为众矢之的。利用了贸易战的特朗普注定要为之所困,终结这场战争也已非他所能控制或者决定的结果。

图为美国美国广播公司(ABC)网站制作的特朗普做事行为像疯牛的漫画。(保存可查看原图)

文章称,美国官员和一些著名经济学家辩称,美国加征的高关税是令人遗憾、但只是短期的权宜之计,而且是实现战略目标的必要手段。从这个观点来看,关税是特朗普迫使中国和美国其他贸易伙伴作出妥协的武器。

(参考消息网5月24日报道)香港《南华早报》网站5月23日发表文章称,专家认为,中美贸易战并非一场游戏,胜利一般偏向有耐心、有战略和有连贯性的一方。有专家说,从博弈论的角度来看,中美贸易战属于“消耗战”的范畴,即两个相对占优势的参与方顽强地固守着彼此互不相容的立场。

然而文章指出,特朗普似乎会很满意加征的关税永久存在,他的言论也是如此。

文章认为,贸易战加剧的经济衰退或恼羞成怒的政治基础可能阻碍特朗普谋求第二任期的努力,对特朗普连任至关重要的各州农产品将成为重点目标。而随着关税战争扩大,特朗普面临另一个危险的最后期限,也就是圣诞节。文章指出,由于已经没有足够的中国工业品可供打击,美国加征的关税现在将重创电视、iPhone、儿童玩具,并更加直接地影响选民的其他进口消费品。

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还要求中国让美国公司在华开展业务更加容易,特别是要确保美国公司不被要求将技术或其他知识产权交给当地合作伙伴。但是文章指出,这一要求似乎与特朗普政府扩大对华净出口的目标不符,后者应该是要求美国公司在本国而非中国进行生产。

文章称,随着贸易战久拖不决,美国正在加大努力对内进行补偿,以便自己能够在摊牌中承受住更多痛苦。专家强调,与任何预测人类行为的模型一样,博弈论也有其局限性。

文章称,进一步审视特朗普的贸易政策,他的贸易政策缺乏连贯性的情况就更令人担忧了。如果提高关税无限期持续下去,那么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将变得更糟。

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经济学教授安迪·麦克伦南(Andrew
McLennan)说:“我不认为特朗普是理性的行为者。”不可预测性可能是谈判中的一个优势。麦克伦南说,胜利一般偏向有耐心、有战略和有连贯性的一方,而特朗普往往情绪化、冲动,不追求连贯的目标。雪上加霜的还有他自己造成的伤害,包括特朗普政府内部在战略上的分歧以及用人不当。

文章认为,特朗普欣然认为中国正在通过关税为美国政府提供资金,这种想法不切实际。关税是一种税,支付关税的是美国消费者和企业,不是中国。诚然,如果美国的关税导致对中国出口商品的需求大幅下降,那么从理论上讲,中国出口商可能不得不降价。但经济学家利用2018年的数据进行的两项新研究发现,中国出口商并没有降价,因此价格上涨的部分全部转嫁给了美国家庭。

拉特格斯新泽西州立大学经济学系主任托马斯·普吕萨(Thomas
Prusa)说:“这可能会加强他的力量,也可能使他变成一个疯子。谁知道他接下来会做什么。”文章指出,就在特朗普政府与中国较量的同时,它也疏远了自己的传统盟友。普吕萨说:“特朗普把欧洲、日本和加拿大赶走了。这是一个巨大的战略错误。”

根据一项估算,如果特朗普实施他的威胁,即对所有中国输美商品加征25%的关税,那么一个美国普通家庭将每年为此多支出300至800美元。另一项估算则认为,美国普通家庭每年额外开支将高达2200美元。而且,这还不包括美国企业、工人和农民因出口流失而遭受的损失。

专家说,北京采取了比较常规和谨慎的态度。麦克伦南说:“在中国方面,当瓷器店里出现一头公牛时,最好不要挥舞红旗。因此,他们保持相对平静和耐心是合情合理的。”

文章指出,旷日持久的关税战还将导致美中贸易收益流失。英国经济学家大卫·李嘉图的比较优势理论认为,两国之间的贸易可以是互惠的,即便一国生产的一切东西都比另一国廉价。

巴利加说:“我猜测,特朗普最终会屈服,因为他有点退缩了而且政治影响越来越糟。他有一个最后期限。”

文章称,认为两国总体上都从贸易中获益,并不是说每个国家的每个公民都从中获益。贸易或关税的变化会在每个国家内部产生赢家和输家。但是,当贸易自由化时,赢家的数量往往会超过输家,而提高关税则通常会产生相反的结果。

文章称,看来特朗普创造了这样一个惊人的例子:他与中国的贸易战几乎损害了美国经济的每一个部门,几乎没有产生什么赢家。输家不仅包括消费者,还包括公司及其员工,从失去出口市场的农民到被迫支付更高投入成本的制造商都是输家。就连不要求特朗普提供“保护”的美国汽车业整体来说也变得更糟了,因为它不得不为进口钢材和汽车零部件支付更高的价格。

中美贸易争端致美农民濒临破产 外交部:深表同情,但责任不在中方

5月24日报道
据“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消息称,在5月24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据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宣布对美国农民提供新一轮160亿美元援助。但有美国联邦参议员近日致函美国农业部长表示,去年农业部有关援助项目仅能弥补美国农民大约三分之一的损失,现在美国农业净收入比2013年已经减少了50%,许多农民濒临破产,强烈建议特朗普总统立即解决对华经贸冲突。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外交部发言人陆慷称:“本来我们从不对其他国家内部的问题作评论。但既然提到了中方,我可以简单说几句。长期以来,中美两国在包括农业在内的广泛领域开展了良好的互利合作,给双方业界和广大消费者都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坦率地讲,在包括农业等相关领域,两国业界也都保持着友好的关系。对今天美国农牧行业从业者遇到的问题,中国的同行们也深表同情。”

陆慷表示:“我们也注意到,美国农牧业等行业组织明确要求美国政府纠正错误做法。这表明,他们十分清楚两点:第一,当前中美之间互利合作受到影响、双方无法像过去一样通过友好协商解决分歧、继续促进共同利益,责任不在中方。第二,同世界其他国家政府一样,当中国自身利益受到伤害时,中国政府也不得不采取措施维护自身正当权益。”

战略学家评估中美贸易战前景:中国有耐心更擅长打“消耗战”

5月24日报道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5月23日发表文章称,专家认为,中美贸易战并非一场游戏,胜利一般偏向有耐心、有战略和有连贯性的一方。

有专家说,从博弈论的角度来看,中美贸易战属于“消耗战”的范畴,即两个相对占优势的参与方顽强地固守着彼此互不相容的立场。

文章认为,贸易战加剧的经济衰退或恼羞成怒的政治基础可能阻碍特朗普谋求第二任期的努力,对特朗普连任至关重要的各州农产品将成为重点目标。而随着关税战争扩大,特朗普面临另一个危险的最后期限,也就是圣诞节。文章指出,由于已经没有足够的中国工业品可供打击,美国加征的关税现在将重创电视、iPhone、儿童玩具,并更加直接地影响选民的其他进口消费品。

文章称,随着贸易战久拖不决,美国正在加大努力对内进行补偿,以便自己能够在摊牌中承受住更多痛苦。

专家强调,与任何预测人类行为的模型一样,博弈论也有其局限性。

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经济学教授安迪·麦克伦南说:“我不认为特朗普是理性的行为者。”不可预测性可能是谈判中的一个优势。拉特格斯新泽西州立大学经济学系主任托马斯·普吕萨说:“这可能会加强他的力量,也可能使他变成一个疯子。谁知道他接下来会做什么。”

麦克伦南说,胜利一般偏向有耐心、有战略和有连贯性的一方,而特朗普往往情绪化、冲动,不追求连贯的目标。雪上加霜的还有他自己造成的伤害,包括特朗普政府内部在战略上的分歧以及用人不当。

文章指出,就在特朗普政府与中国较量的同时,它也疏远了自己的传统盟友。普吕萨说:“特朗普把欧洲、日本和加拿大赶走了。这是一个巨大的战略错误。”

专家说,北京采取了比较常规和谨慎的态度。

麦克伦南说:“在中国方面,当瓷器店里出现一头公牛时,最好不要挥舞红旗。因此,他们保持相对平静和耐心是合情合理的。”

巴利加说:“我猜测,特朗普最终会屈服,因为他有点退缩了而且政治影响越来越糟。他有一个最后期限。”

英媒文章:中美贸易争端冲击新兴市场

5月24日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5月22日刊载美国大西洋理事会高级客座研究员洪川的文章称,就在4月给全球经济带来一线希望后,5月提醒市场参与者,新兴市场经济体和股票容易受到世界贸易波动的冲击。

文章称,自本月初美中贸易战升级以来,新兴市场股市下跌超过8%。新兴市场股权交易所交易基金经历了两次单周净流出逾100亿美元(1美元约合6.9元人民币——本网注),而在那之前是持续六周的净流入。

许多新兴市场国家依靠繁荣的世界贸易来刺激经济发展,它们向全球供应链出口大宗商品、低端制造业产品,以及中间产品。世界贸易放缓已给许多新兴市场带来了阻力:早在5月初关税被提高前,世界贸易组织就曾预测,世界贸易增速今年将放缓至2.6%,而2017年这一增速曾达到4.6%。

文章介绍,在世界贸易放缓的背景下,美中贸易战升级加剧了许多新兴市场面临的全球需求疲软问题。

文章认为,新兴市场国家正越来越多地蒙受贸易战带来的附带损失。

图片 2

在土耳其安卡拉,人们在货币兑换处交易。新华社/路透

外媒评述:美国升级贸易战危及世界经济

5月23日报道
外媒称,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警告说,美中贸易紧张关系加剧将对美国和全球经济产生负面影响,会令“世界经济处于危险境地”。德国、日本等多个国家的制造业也受到严重打击。

经合组织警告“溢出效应”

据美国《新闻周刊》网站5月21日报道,经合组织21日将对未来两年的全球经济增长预期描述为“温和但脆弱”,并警告说,国际贸易紧张局势加剧可能“进一步抑制全球范围内强劲和可持续的中期增长”。

经合组织秘书长安赫尔·古里亚说:“世界经济处于危险境地。除非贸易紧张关系缓和,否则其结果可能比我们面临的主要局面还要糟糕得多。”

他在受访时称,美中贸易关系紧张的“溢出效应”正变得越来越明显,而贸易紧张局势加重的“不确定性是经济增长的最大敌人”。

该组织21日发布的一份新闻稿说:“最新世界经济展望报告认为,持续的贸易紧张局势是影响世界经济的主要因素。报告强调,当前的贸易争端周期正在损害制造业,破坏全球价值链,造成严重的不确定性,影响投资决定,并凸显了进一步破坏的风险。”

另据英国《卫报》网站5月21日报道,西方最有影响力的经济智库已经警告美国总统特朗普,贸易战进一步升级将对美国经济和世界其他国家造成严重破坏。

总部设在巴黎的经合组织21日发表了悲观的全球经济评估报告。经合组织说,世界经济势头已经明显减弱;随着围绕贸易的紧张局势持续存在,增速将保持在较低水平。到2021年至2022年,美中贸易争端激化很可能使全球国内生产总值损失0.7%。

评估报告说,在这种情况下,提高关税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可以量化为损失近6000亿美元。

经合组织预测,今年全球GDP增速将从2018年的3.5%降至3.2%,到2020年将小幅回升至3.4%。

经合组织首席经济学家劳伦斯·布恩说,世界贸易流增速今年头几个月已经从2017年的5.5%下降到几乎为零。她说:“贸易紧张关系破坏了我们在2017年看到的全球同步增长。正在发生的事情非常令人担忧。”

布恩说:“我们陷于一个不确定局势的时间越长,对经济增长的拖累就越大。”

此外,据埃菲社5月21日报道,联合国21日调低对今明两年全球经济的增长预期,预计2019年和2020年分别增长2.7%和2.9%。

报道称,鉴于贸易紧张局势不断升级和政治环境出现不确定因素,联合国修改了今年1月对全球经济作出的增长预测,当时的预期是2019年和2020年都将增长约3%。

联合国强调,还存在诸多可能进一步拖累经济增长的风险因素,其中最主要的就是贸易紧张局势不断升级。此外,融资环境恶化和气候变化的负面影响也被包括在风险因素中。

全球经济关系或需重组

彭博新闻社网站5月22日的文章称,美中贸易争端的影响不再只是局限于这两个国家。特朗普政府的最新举措——限制中国通信设备制造商华为从美国供应商采购产品与服务——可能会迫使全世界各地许多企业重新考虑它们对经过中国的供应链的依赖,消费者也会重新考虑他们对中国手机的依赖。

文章称,全世界这些企业和消费者越是努力使自己免受未来类似措施的影响,这场贸易冲突的全球性影响就越大,其最终重组全球经济关系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此外,还有美媒认为,如果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战转为持久战的话,不仅两国经济受到拖累,全球经济也有可能陷入衰退。

华尔街投行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师近期表示,美中贸易谈判长期僵局以及美国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将导致全球经济步入衰退,而且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也有可能在一年内将美国利率调回到零的水平。

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师20日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如果谈判停滞,没有达成协议,美国对剩余的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那么全球经济将走向衰退”。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葛来仪认同这种看法。她说:“美中两国经济都会受到影响。如果这些关税保持下去,更多的美国公司会搬出中国。某些供应链将断裂。而美国农民可能不得不为他们的大豆去寻找新市场。但伤害将不局限于美国和中国经济,全球经济都将放缓。”

此外,摩根士丹利的报告还认为,人们可能低估了美中贸易争端长期化可能对两国经济以及全球经济的影响。

多国制造业遭池鱼之殃

据德国《商报》网站5月21日报道,经合组织担心全球化终结,以及由此带来的全球财富的巨大损失。拥有庞大工业的德国将受到特别严重的打击,因为它“依赖全球价值链”。德国工业界正受到美国总统特朗普煽动的贸易冲突的折磨。

经济学家们说:“全球经济疲软给投资设备需求带来压力,导致德国出口订单收入大幅下降。”合乎逻辑的结果是:他们因此预计德国出口增长将放缓。

另据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网站5月21日报道,德国公司很难在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之间作出选择。中美两国对德国经济而言都是不可或缺的。如果其中一个市场被隔绝或部分流通渠道被切断,那么不仅公司将会有大量商品滞销,无数的生产链也将被打断,结果是无法估量的连锁反应。

又据《日本经济新闻》5月22日报道,美国特朗普政府公布对中国实施新一轮加征关税措施的计划,日本制造业苦于应对。这次加征关税对象很多是日本企业擅长制造的产品。日本企业从中国生产基地向美国出口的产品总额每年达1万亿日元(约合626亿元人民币)。

松下公司数码相机机身大部分是在福建厦门的工厂生产的。照相机业务销售额约达600亿日元规模,其中在美国的销售额约占两成。该公司负责人表示:“我们也会探讨转移生产,但如果因此增加的成本高于关税额,那就没有意义了。”

经营跑鞋等业务的亚瑟士体育用品公司为规避风险,自去年起将部分生产由中国转移至越南。该公司在北美市场的销售额约为751亿日元。不过,部分从中国出厂的出口产品难以转移到其他国家生产,该公司将与客户和供应商就加征关税带来的成本负担问题进行磋商。

此外,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5月21日报道,根据初步统计数据,韩国5月的出口进一步萎缩,这反映了芯片制造商的持续低迷。目前美中贸易战给这一技术行业带来了不确定性。

这个亚洲第四大经济体高度依赖面向中国的高科技电子元件销售。

据韩国海关称,5月前20天的半导体出口同比减少了33%,较上月同比减少约25%的情况进一步恶化。

美媒:贸易争端摧毁美国投资者信心

5月21日报道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5月19日刊载题为《美中贸易乱局让美国投资者惴惴不安》的报道称,一些知名美国投资者正在买进美国国债并打算卖出股票,他们表示,不断升级的美中贸易紧张局势可能会危及持续了十年的美股牛市。

报道称,押注美中将很快达成协议的投资者中有很多匆忙撤回了赌注,他们现在准备应对预计会在未来几个月里搅动市场的贸易争端。其他投资者为防备市场进一步走软,买进了价值会在股市下跌时上涨的投资品,比如看跌期权。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最近几个月随着市场连创新高而消退的一些忧虑再度出现,人们担忧的对象包括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美股估值高企、有关国家是否具备在债务增长之际继续刺激经济增长的能力。

报道称,根据全球新兴市场证券基金研究公司的数据,过去两周里,对贸易问题与日俱增的担忧情绪给市场带来压力,致使投资者从美国股票型交易所交易基金撤走220多亿美元(1美元约合6.9元人民币)。

美银美林集团上周公布的一项针对基金经理的民调显示,略多于1/3的基金经理已采取措施防范股市在未来三个月里暴跌。这一数字是该民调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

报道认为,由于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其态度影响着从股票到大豆的各类商品的全球市场价格。

报道称,杰克·麦金泰尔帮助布兰迪全球公司管理着550多亿美元的固定收益投资,他最近在美中紧张局势加剧时增持了已然偏重的美国国债头寸。他预言,如果贸易紧张局势加剧,股市可能会下跌10%以上,跌幅比市场调整时还要大。

与此同时,他说,股市暴跌的可能性也许会阻止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中国采取极端措施。“特朗普想连任,所以他不能冒让股市崩盘的风险。”麦金泰尔说。

图片 3

5月20日,交易员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工作。新华社/路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