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民间吁政府向慰安妇谢罪赔偿

图片 3

图片 1

摘要:
11日下午,日本民间团体在东京举办“大娘们的战争和记忆——日军性暴力展报告会”,揭露侵华日军强征中国妇女当“慰安妇”的罪行,呼吁日本政府正视历史,反省战争,向受害者谢罪赔偿,尽快解决战争遗留问题。
…据中新网报道,11日下午,日本民间团体在东京举办“大娘们的战争和记忆——日军性暴力展报告会”,揭露侵华日军强征中国妇女当“慰安妇”的罪行,呼吁日本政府正视历史,反省战争,向受害者谢罪赔偿,尽快解决战争遗留问题。本次报告会由日本民间团体——日军性暴力展实行委员会举办。据该委员会代表池田惠理子介绍,从上世纪90年代起,不断在二战中受害的亚洲各国妇女向日本法院控诉日军强迫她们充当“慰安妇”的罪行。日本法院虽认定她们受侵害的事实,但均不支持她们要求日本政府道歉赔偿的诉讼请求。为把日军的暴行和受害妇女们的悲惨遭遇告知世人,10多年来,日本多个支持中国人“慰安妇”损害赔偿请求诉讼的民间团体赴中国山西、海南等地,探访受害妇女,调查、记录她们的受害情况,并据此製作了展板。从2009年起,该委员会分别在山西武乡、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陝西师范大学、广州等地举办展览。许多参观者对日军暴行感到震惊和愤怒,对日本政府的态度表示谴责,表达尊重女性、希望战争惨祸不再重演和维护世界和平的愿望。目前,该委员会正准备在南京师范大学和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办展。池田惠理子表示,战争已过去多年,日本政府却始终不敢正视历史,负起战争责任。学校教育中也尽量澹化那段历史,导致年轻人知之甚少,这是近来右翼政治家的支持率升高的重要原因。她们将负起责任,将那段历史讲述下去。日本大学教授小滨正子是中国近现代史专家。她说,“慰安妇”问题是历史事实,日本政府对此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有义务让后代知道真相。她同时表示,希望中国民众知道日本有一批带着善意、认真细緻地整理那段历史的民间人士。专程赶到东京参加本次报告会的全国人大代表、陝西师范大学妇女文化博物馆馆长屈雅君在介绍该馆办展情况后表示,日本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难以治癒的痛苦和创伤,和平是人类的普世价值,展览让人们在关注遭日军侵害的女性的同时,瞭解战争的残酷和和平的珍贵。“慰安妇”是指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日本政府和军队强迫为日本军人提供性服务、充当性奴隶的妇女。因日军在战败时大量销毁档桉,其准确数量很难统计。一些研究人员根据现存资料推定总数在40万以上,其中仅中国妇女就有20万。日本政府在“慰安妇”问题上态度暧昧,一些右翼分子甚至予以否认。2007年,美国、加拿大、欧洲等国家和地区议会均通过议桉,就“慰安妇”问题谴责日本,要求其道歉和赔偿。

图片 2图片 3

资料图:“七七事变”后,第29军将士在宛平县城上监视日军。

中青在线北京3月27日电(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陈为民)
日前,挪威和平研究所官网公布了该所预测的2018年诺贝尔和平奖31位候选人名单,其中首次出现了中国人童增的名字。在这份名单中排在第一位的是刚果性暴力受害妇女的拯救者丹尼斯·穆克维格医生,俄罗斯总统普京、美国总统特朗普、罗马教皇方济各以及斯诺登等赫然在列;其所预测的组织候选名单中有世界粮食计划署、
西非经济共同体体和叙利亚志愿民防组织“白盔”等。据悉,童增的提名人已经收到了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接受提名有效的回复邮件。

为纪念“七七事变”81周年,中日两国有识之士5日晚在东京举行纪念活动,呼吁日本政府及各界正视曾经的加害历史并积极推动两国关系改善和发展。

今年多个国家具有提名资格的人士提名童增角逐2018年诺贝尔和平奖。在美的一些华人华侨社团积极为此奔走呼吁。美国爱国华侨吴军表示,“美南报业电视传媒集团”“中国旅美专家协会”“美中艺术协会”“国际华裔女企业家和专家协会”等35个华人华侨社团,以及一些在美的知名华人和侨领,一起在请愿书上签名支持童增角逐2018年诺贝尔和平奖,近日他已将签名原件寄给了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

本次活动由日本民间团体“继承和发展村山谈话会”主办,来自两国的学者、民间反战人士、媒体代表等约250人参加。团体理事长藤田高景说,81年前在卢沟桥爆发的“七七事变”是日本全面侵华的开端,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了惨痛的伤害,但安倍政府一直以来却坚持错误的历史认识,企图粉饰、美化这段历史。

参加此次活动签名的美籍华人、著名报业家李蔚华表示,童增在上世纪90年代初发起民间对日索赔运动,当时他收到了日本侵华战争受害者近万封信件,亦包括韩国“慰安妇”及美国、马南西亚等二战受害者的来信,上述受害者来信不仅涉及日军731部队人体试验及细菌战、强征“慰安妇”和劳工以及无区别轰炸、平顶山惨案、南京大屠杀等众所周知的战争暴行,还揭露了一些并不为人所知的战争暴行,比如“日军一天杀1万人的厂窖惨案”“一个月杀害雁北七县1.6万平民,日军杀祖母砍双手夺玉镯”“活人被装进麻袋铺成人肉跑道,供日军训练踩踏”“人妻遭抵抗,刺死后用头发悬尸挂树”“全村400人被杀光,房屋尽烧,仅剩异地求学少年”,等等。

日本民间团体“731部队·细菌战资料中心”共同代表王选说,2002年在731部队细菌战中国受害者状告日本政府一案的一审判决中,东京地方法院虽未判定日本政府向中国受害者道歉赔偿,但首次认定二战期间日军曾在中国使用细菌武器的历史事实。日本政府至今却以没有相应的资料、证据佐证为由,拒不承认731部队的罪行,令人感到失望和气愤。她呼吁日本政府正视这段加害历史,早日向中国受害者道歉并作出赔偿。

美籍华人柴大定博士和曹赞文博士以及其他人士共同为这些来信建立了“10000个正义的呼声——童增书简”网站,并已将其中的460封信翻译成英文。李蔚华说,童增是一个奇迹,他没有辜负这些受害者及其后人的期望,经过28年的努力,他发起的索赔运动获得了成千上万中国受害者及遗属的支持和参与。他还亲自到日本驻北京大使馆递交索赔材料;委托以小野寺利孝为代表的300多位日本律师在日本各地法院起诉日本政府和日本加害企业,并获得了10万日本市民的签名支持,掀起了继战后纽伦堡审判、东京审判50年后一次持续12年的民间“东京大审判”,使日本法院最终承认了各类诉讼中当年日军侵华暴行的事实,日本社会和民众对二战历史的认知也有所改变。由于童增与二战受害者及中日众多人士的坚持和努力,日本当年的加害企业商船三井公司、三菱材料公司等多家企业对中国受害者进行了赔偿,有的还进行了谢罪。

日本山口大学名誉教授、明治大学特任教授纐缬厚指出,一方面,明治维新后日本为摆脱对欧美的自卑感而形成不断扩张、殖民的侵略思想;另一方面,日本对加害事实的弱化和歪曲也为将来埋下隐患。很多日本人不了解也鲜有机会讨论“七七事变”所代表的侵华战争及其背后的历史教训。探讨这一问题并不仅仅是回顾历史与记忆,更是对如今日本社会及政治现状的一种反思。

吴军表示,童增长期从事的民间对日索赔运动的意义在于,“从长远来看是通过向日本国讨公道,不是在制造仇恨,而是致力于解开中日百年仇怨的死结,那就是日本政府必须正视侵略历史,向中国战争受害者谢罪赔偿,在此基础上,我们愿意伸出友好之手,走一条防止战争悲剧重演的和平之路。我作为海外华侨没有理由不做点什么,特别是在备受鼓舞的新时代里,每一位海内外中国人都应该支持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