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变中的中美关系极其诡异,中国祭出终极杀招中美关系发生质变

图片 2

图片 1

特朗普执政以来,中美关系正在发生一系列重大变化。如果说特朗普执政第一年对华战略及政策尚处于碎片化状态,那么,2018年则标志着美国的对华战略及政策已经具体化、系统化了,并已进入到推进实施阶段,对人们所习惯和熟悉的中美关系带来很大变数。特别是随着美国政府先后出台了《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国家防务战略报告》《核态势审议报告》,以及特朗普的国情咨文等一系列文件后,从不同角度对中国重新定位,并明确把中国作为“战略竞争对手”,说明中美关系已处于一个正在急剧变化的质变过程中。那么,如何把控质变中的中美关系?这不仅是一个值得研究探讨的问题,而且还是一个必须要面对和处理的现实问题。对此,军事学者徐秉君对该热点问题给以深度分析解读。

图片 2

当地时间2018年8月13日,美国纽约,据报道,当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纽约德拉姆堡军事基地签署了总额达7160亿美元的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法案正式生效。由此,美军军费将增加2.6%,为9年来最大增幅。(图片来源:CFP视觉中国
千龙网发)(拖拽图片可查看大图)

图片 3

前言

■美国休想阻挡中国发展

特朗普签署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

本文从美国医疗卫生改革路径依附得出的经验比较美国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大变」。特朗普政府是否不受过去历史轨迹的阻碍。国际关係关乎国家利益所在;而利益者,可解释为好的、重要的,也可说所珍视的价值者,而价值有经济性及抽象的意念,如十五六世纪的马基维利(Niccolo
Machiavelli)时代,欧洲统治者追求的是荣耀。今天中美关係原本的压舱石贸易,变成贸易战;而贸易是经济性,但美国优先(美国全球霸权),与中国民族复兴(和平崛起)同为意念性质的利益。奥巴马医改其中主要争论点就是政府角色问题——美国人应否被政府强迫购买医疗保险的价值理念。美国认为全面遏制中国崛起是符合美国利益的最优选择;而中国则表示一直参与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秩序,中美和平共处合作双赢的新型大国关係才是最优选项。究竟谁对呢?

(人民日报海外版8月18日报道)近日,美国执意通过并签署了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发表了2018年涉华军事与安全发展报告。前者包含要求制定“全政府对华战略”、就加强台军战备提交评估和计划等涉华消极条款。后者认为中国军队正在发展空中核打击能力,可能在训练打击太平洋上美国及其盟友的目标,正在为武力统一台湾做准备,等等。

一、中美关系已进入战略调整的质变期

最近参考不少医疗改革的比较研究文献,发觉
一个十分关键的因素,就是众多发达工业国家在医疗卫生政策都有个矛盾现象,就是「改革没有改变,改变没有改革」。当然亦有不常见的例外。解释这个现象成因一个重要理论就是路径依附模式。早在几百年前,马基维利已经讲过以下一段说话:「改革者的敌人是旧秩序所有得益者,而那些新秩序中得益者只会是冷漠的支持者。」他说改革者受制于既得利益联盟,后者利用既有制度约束重大改变的通过。改革医疗卫生制度的路径依附障碍亦发生在影响其他範畴利益者联盟的任何建议。

这是继去年底、今年初特朗普政府先后发表新版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和国防战略报告之后,美国出台的最新两份战略性材料,也是落实两个战略报告的具体行动。最新两份战略性材料继续渲染所谓“中国军事威胁”,渲染大国战略竞争和大国对抗,歪曲中国国防政策和战略意图,诋毁中国军力正当合理的发展。

自1979年中美建交到现在近40年的时间里,中美关系总体上是积极健康发展的,在特朗普之前的各届美国政府,总的说来还是将中国视为战略合作伙伴的,尽管期间也发生过激烈的冲突和分歧,美国甚至多次对中国进行战略围堵、经济制裁,但在官方文件谈及中美关系时,一般是先讲中美之间的合作及共同利益,然后再讲中美之间的分歧与竞争,主流还是强调合作的。

美国对华全面遏制是否次优选项?

从美国的上述一系列战略文件可看出,特朗普政府把中国列为美国最大的战略竞争者、最大的威胁,并可能利用经贸、政治、外交、军事等手段阻挠、遏制中国的发展。

特朗普执政后,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开始发生变化,新近公布的一系列文件,却不再谈合作,而是只讲一面并直接把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在《国家安全战略》中,特朗普将中国称为“修正主义大国”;美国国防部的《国防战略报告》也多次提及中国,指称中国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

回到中美贸易战及两国当前的博弈,儘管中国苦口婆心从数据、经济、军事、科技及文化因素,表白中国没有争覇的战略意图,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係是双赢局面,是中美双方的最优战略。看来这种论述没有些微效果。最近令人侧目是美国居然用「域外管辖」,要求引渡在加拿大过境的华为高管孟晚舟,理由是她触犯了美国的国内法律。美国那只霸权的手伸得这么长去遏制中国在科技稍为领先的企业。显然从美国的角度,全方位遏制中国是最优选项。我们甚至怀疑,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并非什么大变,而是依附旧秩序,只是渐变而已。

合则两利,斗则俱损。中方多次指出,美方上述战略报告、法案犯了根本性的错误。作为两个大国,中美之间存在一些分歧不足为怪。对此,应该在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基础上,采取建设性方式妥善处理,维护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这才是符合两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利益的正确选择,否则只会损人害己。

图片 4

路径依附模式的验证

美国歪曲中国国防和外交政策以及中国的战略意图,要制定“全政府对华战略”,本质上是其“老大”思想作祟,认为中国的发展是要动摇甚至取代美国世界领导地位,这是其霸权主义的焦虑。在美国看来,无论哪个国家的实力达到全球第二,哪个国家就威胁到了美国,哪个国家就是美国最重要的对手,美国就一定会将这个国家列为假想敌予以遏制。

特朗普签署制裁中国的“备忘录”,对总价值约6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征收关税。

自特朗普上任以来,美国一系列对华全面遏制战略的「新秩序」似乎没有「旧秩序」得益者的反对。在医疗卫生比较研究中,耶鲁大学的雅各布.哈克(Jacob
Hacker)认为路径依附模式有两个维度,决定它难于启动改革的大变;其一是分权的政治制度,如三权分立及联邦制,其二是决策过程有太多否决点。因之,美国医疗卫生政策难于大变;美国这个决策分散模式理论上亦应适用于其他政策範围。奇怪的是,我们并未看到美国对华贸易及交往的州份,各级议会议员对特朗普对华「新秩序」提出强烈反对。反之,不少对华遏制法令是民主共和两党在国会提出及获得通过,例如针对中国的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台湾旅行法、西藏旅行法等。就算是对华最具敌意的2019年国防授权法案,在参议院以大比数通过。该法案试图遏制中国的一系列政策,包括增加南海的军事活动,支持增强台湾的国防能力等。而申请引渡华为孟晚舟是纽约州检控官。这等等可见遏制中国崛起是多层次,非独美国行政部门的战略意图。

这种“戏码”一再上演。英国、苏联、日本概莫能外。美国崛起之后,对英国实行了残酷的打压。美国利用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对英国形成的债权-债务关系,吸干了英国的黄金,导致英国出现通货紧缩,经济萎靡不振。美国发动冷战,对苏联进行全面遏制,成为导致苏联解体的重要外因。上世纪80年代,迅速崛起的日本很快成为美国的头号威胁。美国通过制造贸易摩擦,迫使日元升值,最终让日本陷入“失落的二十年”。2010年第二季度中国GDP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后,美国就一直在打压中国。

随着特朗普执政地位的稳固,为了赢得2018年的中期竞选,特朗普不遗余力地推行其对华新战略。主要体现在一下几个方面:

曾任美国驻外大使的华裔外交官张之香认为,特朗普改变过去数十年美国支持中国融入战后国际秩序的接触战略。因为中国未因加入美国主导的全球化秩序,而接受西方的普世价值及民主政治。张之香的讲法耳熟能详,但经不起事实的验证——历史说明,威胁美国霸权的崛起大国及受到遏制的,不止社会主义的苏联,还有资本主义民主政体的日本。美国全方位遏制中国崛起是延续其全球霸主的最优选项。张之香亦谈及美国对华贸易及投资的商界并没有大力反对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战略。这样,路径依附模式所预期美国的「旧秩序」得益者,亦不构成特朗普政府对华遏制战略的障碍。

趋势上看,美国将中国视为最大战略对手之后,接下来会多方面设法阻碍中国壮大。但中国有信心克服障碍。在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的今天,过时的“零和”博弈思维,让别人难受,也会让自己受伤。历史一再证明,任何外来压力和阻力,都阻挡不了中国的发展。中华人民共和国成长壮大的69年里,不乏受到个别国家制裁、封锁的历史。但是,制裁、封锁从来没能阻挡住中国前进的步伐。过去如此,未来也一样。

在战略上,把中国重新定位于“战略竞争对手”。特朗普政府新近公布的一系列政府文件中,都把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新版《国防战略报告》明确指出,“中国是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中国使用掠夺性的经济手段来恐吓邻国,并且军事化南海地区。”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更加强调对华竞争与遏制的一面,通过国际舆论造势,宣扬“中国威胁论”,鼓动其盟国、欧盟、以及中国周边国家对华遏制并施压。华府这种由“战略合作伙伴”到“战略竞争对手”的变化,说明美国已经完成对华政策的战略布局,同时也把中美关系推入战略调整的质变期。

美国对华反应的全球可能

(作者:张军社 为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

特朗普赢取选举依靠的是几个关键州份——传统支持民主党的蓝领工人因製造业外移而成为全球化生产分工的受害者,他们转而支持声称要重建美国製造业,令「美国再伟大」的特朗普。特朗普的税改方案,其中一点是允许企业将海外利润汇回本土;他估计有4万亿至5万亿美元。即是说,中国参与美国主导的全球化,得益最多可能是有能力将产业外判或外移的企业,而它们并不一定将利润与国民分享。因而在财富分配力度不足的国家如美国,受害的是本土蓝领及低层非技术工人。因此,中国的共享、共赢外交战略如「一带一路」亦应作如是观,即中国的良好主观战略意图会由于对手内部的体制,如产业政策及再分配制度(亦是路径依附)而走样。美国的案例并不意外。台湾、香港及澳门地区,由于经济及人口体积都细;当中国内地发展起来,或这些地区缺乏自主发展的能力,便容易产生内部问题。例如内地资金及游客大量涌入香港,推高楼价及「自由行」产生的社会经济问题大家亦知之甚详。

总结

本文从医疗卫生的路径依附的经验探索美国对华战略是否大变,继而指出中国声称美国维持「旧秩序」是双赢的最优选项不符合美国的战略意图。这种良好主观意图「误读」有可能重複出现在中国对外关係上,因对手会由于内部政策及体制的因素产生对中国的抗拒。本文亦发现对华的既得利益者并未如预期般起着牵制「新秩序」的作用,令人怀疑资本家的投机性;正如美企为了避税在海外存有巨款。虽然资本是无国界,但当涉及国家最高战略利益,很难想像对华投资及贸易的既得利益者会违主流民意,站在中国立场说话。除非像香港及内地一些奉西方普世价值为圭臬的自由派分子,才会视美国马首是瞻了。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学香港亚太研究所名誉高级研究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