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解析雪龙号撞上冰山:船载雷达有弊端 船壳受到一定损伤-千龙网·中国首都网

图片 2

图片 1

图片 2

雪龙船在执行中国第35次南极考察任务期间,于北京时间1月19日上午10时47分,在阿蒙森海密集冰区航行中,因受浓雾影响,在南纬6959.9’,西经9404.2’位置与冰山碰撞,碰撞时船速3节,船艏桅杆及部分舷墙受损,无人员受伤,压载水舱、油舱、主机及其他船舶动力设备、通讯导航设备运行正常。

资料图:2018年12月1日,中国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队搭乘的“雪龙”号极地考察船经过一天多的破冰作业,到达南极中山站冰上卸货地点,准备用雪地车向中山站运输物资,图为“雪龙”号船边的帝企鹅(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12月5日摄)(拖拽/保存图片可查看大图)

本报记者陈瑜

有人提出疑问,船只配备了雷达,用于识别碍航物,怎么会撞上冰山?

(科技日报1月23日报道)“雪龙”号在执行中国第35次南极考察任务期间,于北京时间1月19日上午10时47分,在阿蒙森海密集冰区航行中,因受浓雾影响,与冰山碰撞,无人员受伤,船舶动力设备、通讯导航设备运行正常。

“雪龙”号在执行中国第35次南极考察任务期间,于北京时间1月19日上午10时47分,在阿蒙森海密集冰区航行中,因受浓雾影响,与冰山碰撞,无人员受伤,船舶动力设备、通讯导航设备运行正常。

本文图片均来自 科技日报微信公众号

船只配备了用于识别碍航物的雷达,为何还会撞上冰山?一名有着南极海区航海经验的船长告诉科技日报记者,极区航行,船载雷达是有效的探测碍航物的手段,但这种手段也有弊端,比如根据反射回来的信号,难以区分浮冰、冰山。自然资源部在情况通报中也提到,“雪龙”号是在阿蒙森海密集冰区航行中。

船只配备了用于识别碍航物的雷达,为何还会撞上冰山?一名有着南极海区航海经验的船长告诉科技日报记者,极区航行,船载雷达是有效的探测碍航物的手段,但这种手段也有弊端,比如根据反射回来的信号,难以区分浮冰、冰山。自然资源部在情况通报中也提到,“雪龙”号是在阿蒙森海密集冰区航行中。

一名有着南极海区航海经验的船长告诉记者,极区航行,船载雷达是有效的探测碍航物的手段,但这种手段也有弊端,比如根据反射回来的信号,难以区分浮冰、冰山。自然资源部在情况通报中也提到,雪龙号是在阿蒙森海密集冰区航行中。

“阿蒙森海海域是南极冰架崩解底部融化最强烈、前端崩解最活跃的地方。”北京师范大学全球变化与地球系统科学研究院院长程晓教授告诉记者,1月13日至20日连续8天的卫星影像显示,该海域存在大量碎浮冰,夹杂有小型冰山,受沿岸下降风影响,浮冰整体向北漂移,对“雪龙”号航行产生一定影响。对比该海域2018年同期卫星影像,程晓发现,2018年该海域内浮冰较为稳定,多为大面积浮冰;2019年破碎浮冰大增。天气条件方面,2018年与2019年该海域内的云量变化均较大,但2018年气旋条件较为稳定,因此海冰情况较为稳定,海冰边缘线较为清晰;2019年气旋活动较为强烈,导致海冰破碎度较高。

“阿蒙森海海域是南极冰架崩解底部融化最强烈、前端崩解最活跃的地方。”北京师范大学全球变化与地球系统科学研究院院长程晓教授告诉记者,1月13日至20日连续8天的卫星影像显示,该海域存在大量碎浮冰,夹杂有小型冰山,受沿岸下降风影响,浮冰整体向北漂移,对“雪龙”号航行产生一定影响。

阿蒙森海位于南极南大洋太平洋扇区,从地图上看,大致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半岛的南边。历史上,曾有韩国、美国等少数国家在夏季对该海域开展过研究。然而人类至今对这片海的了解比对月球还少。

报道中同时提到,碰撞冰山是因为受到浓雾影响。极地缘何会出现浓雾,这是大家关心的另一个问题。上述船长表示,环南极大陆常年存在的绕极地低压槽区,把大陆高压区团团围住,像一个封闭的生命禁区。低压槽内经常有绕极地气旋活动,同一时刻环极地可以存在4—5个以上中等强度以上的绕极地气旋,气旋会把西风带的暖湿气流带到高纬度寒冷海区,形成大面积海雾。当气旋过境或低压槽控制区域,容易出现浓雾(海雾)天气,严重影响航行安全。

对比该海域2018年同期卫星影像,程晓发现,2018年该海域内浮冰较为稳定,多为大面积浮冰;2019年破碎浮冰大增。天气条件方面,2018年与2019年该海域内的云量变化均较大,但2018年气旋条件较为稳定,因此海冰情况较为稳定,海冰边缘线较为清晰;2019年气旋活动较为强烈,导致海冰破碎度较高。

在第34次南极考察期间,科考队员搭乘雪龙号成功完成了我国首次南极阿蒙森海综合调查。随船记者曾这样描述2018年3月的阿蒙森海:西风带和南大洋上的大气旋一个接一个手拉手光顾这里,六到八米高的浪并不稀奇。此时临近极夜,雪龙船大多数时候航行在一片漆黑中。船头扫海灯的两股光柱像蜗牛触角般小心地向周围触探,以避开四面八方游弋的幽灵像梅花桩一样密布的冰山。

该船长分析,南纬55°—65°之间,是西风带气旋和绕极气旋活动区域,风大浪高,靠近岸边浮冰和冰山较多,航行条件比较复杂。“冰山、浮冰、浓雾,三者叠加,更加增加了浓雾中冰区航行的风险。”

报道中同时提到,碰撞冰山是因为受到浓雾影响。

报道中同时提到,碰撞冰山是因为受到浓雾影响。

此次事故中,碰撞冰山时“雪龙”号船速为3节(约5.56公里/小时)。这样的航速会产生多大的冲力,也是大家关注的问题。该船长同时表示,不同船舶的巡航速度不同,一般经济航速是10—15节。3节的速度比正常人走路的速度还慢,这已接近破冰速度,也是业内认可的安全速度。但他同时表示,虽然速度不快,但作为2万吨的破冰船,“雪龙”号由于惯性会产生不小的冲力,碰撞会对船壳造成一定的损伤。

极地缘何会出现浓雾,这是大家关心的另一个问题。上述船长表示,环南极大陆常年存在的绕极地低压槽区,把大陆高压区团团围住,像一个封闭的生命禁区。低压槽内经常有绕极地气旋活动,同一时刻环极地可以存在4—5个以上中等强度以上的绕极地气旋,气旋会把西风带的暖湿气流带到高纬度寒冷海区,形成大面积海雾。当气旋过境或低压槽控制区域,容易出现浓雾天气,严重影响航行安全。

极地缘何会出现浓雾,这是读者关心的另一个问题。上述人士表示,环南极大陆常年存在的绕极地低压槽区,把大陆高压区团团围住,像一个封闭的生命禁区。低压槽内经常有绕极地气旋活动,同一时刻环极地可以存在45个以上中等强度以上的绕极地气旋,气旋会把西风带的暖湿气流带到高纬度寒冷海区,形成大面积海雾。当气旋过境或低压槽控制区域,容易出现浓雾(海雾)天气,严重影响航行安全。

该船长分析,南纬55°—65°之间,是西风带气旋和绕极气旋活动区域,风大浪高,靠近岸边浮冰和冰山较多,航行条件比较复杂。“冰山、浮冰、浓雾,三者叠加,更加增加了浓雾中冰区航行的风险。”

该人士分析,南纬5565之间,是西风带气旋和绕极气旋活动区域,风大浪高,靠近岸边浮冰和冰山较多,航行比较复杂。冰山、浮冰、浓雾,三者叠加,这更加增加了浓雾中冰区航行的风险。

此次事故中,碰撞冰山时“雪龙”号船速为3节。这样的航速会产生多大的冲力,也是大家关注的问题。

雪龙号极地破冰

该船长同时表示,不同船舶的巡航速度不同,一般经济航速是10—15节。3节的速度比正常人走路的速度还慢,这已接近破冰速度,也是业内认可的安全速度。但他同时表示,虽然速度不快,但作为2万吨的破冰船,“雪龙”号由于惯性会产生不小的冲力,碰撞会对船壳造成一定的损伤。

此次事故中,碰撞冰山时雪龙号船速为3节。这样的航速会产生多大的冲击力,也是大家关注的问题。

上述人士表示,各船平时航速不同,一般比较经济的航速是10-15节左右。此次3节的速度比人走路的速度(约6-7公里/小时)还慢,这已接近破冰速度,所以说还是很专业的安全速度。但他同时表示,作为2万吨级的破冰船,雪龙号速度不快,冲力还是有的,但只要及时采取倒车措施,可以减小冲力,降低冰山对船壳的损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