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飞行表演队大队长:我们同样担负战斗值班任务

图片 1

图片 1

图片 2

八一飞行表演队歼10献艺展英姿

近日,天津杨村机场。伴随响彻天际的轰鸣声,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飞行员驾驶6架歼—10飞机冲上云霄。单机大仰角上升、双机剪刀机动、四机编队横滚、五机水平向上开花、六机三角队斤斗……一系列高难度飞行表演动作在蓝天轮番上演,为观众献上一场视觉盛宴。

国家大礼,蓝天仪仗。在习近平强军思想引领下,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始终以奉行国家大礼为己任,苦练精飞、追求卓越,练就了“战鹰”的翅膀,践行着“和平鸽”的使命,向世界展现着中国精神、中国价值和中国力量。组建57年来,24批飞行员贡献出600多场精彩表演,多彩航迹绘就了蓝天上的“国家名片”。

空中芭蕾,精彩演绎

贴在墙上的飞行计划显示,空军八一飞行表演大队飞行员要连续进行3天跨度长达10余小时的飞行训练。训练时间宝贵,记者对飞行员的采访往往都是“见缝插针”进行。坐在观众席欣赏他们的飞行表演,成了了解这群“空中飞人”的最佳方式。

目光随着一架架歼—10飞机炫舞蓝天,记者的思绪回到了去年,在第十二届中国航展上,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四机编队横滚项目惊艳亮相:表演机以菱形阵容飞行,4架次飞机在低高度平面上转360度,如同扇面一样“滚动”。“僚机和长机速率必须保持一致,要求飞行员时刻了解长机动态,拉杆动作要精准、稳定,时刻关注飞机数据和姿态的变化,以保持滚转的一致性。”飞行员何晓莉介绍。

在本次飞行表演中,记者又目睹了表演队对该项目的精彩演绎。据了解,该项目是从去年4月开始练习,飞行员们研究了许多资料,不断讨论方法,结合歼—10飞机的特点,仅用了1个多月的时间便掌握。

表演一结束,顾不上让飞行员休息,表演队队长曹振忠立刻拉着他们讲评起这次训练的新动作、新内容。机场另一侧,新上手的表演机飞行员正在进行地面演练和模拟机训练,模拟从起飞到着陆的全过程,记忆动作要领。

飞行是勇敢者的事业,飞行表演是刀尖上的舞蹈。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的飞行员们承受着数倍于地面的生理、心理负荷,“有的动作瞬时载荷高达9个G,相当于9个自己身体的重量压在身上;有时编队飞机在时速接近1000公里的情况下,需要保持水平间隔不足1米,甚至是负数,只靠高度差来防止碰撞。”曹振忠介绍说。

“练习半斤斗下翻动作时,我已做好了抗过载动作,但当8.9G载荷加到身上时,还是感到血往上涌,豆大的汗珠从毛孔里被挤出来,衣服全湿透了……”飞行员郭福勇难忘首次驾驶歼—10飞机训练时的经历。

一批批飞行员在飞行表演探索之路上进行艰难跋涉,编队距离从30米到20米,再到5米、1米,飞机的数量从双机到六机,最后实现九机编队。每增加一架飞机,飞行难度都是成倍增加;每缩短一点距离,飞行危险都是几何级上升。常见的六机编队,每名飞行员都要进行换位训练,最高掌握3个飞行机位。俯仰角、与长机距离、油门大小、高度……每一个飞行位置,都要在脑子里记住上百个数据,对飞行员来说是不小的考验。

浏览表演队的飞行记录,记者目光聚焦在一名飞行员留下的笔迹:“驾驶歼—10飞机,我们为祖国自豪,把飞机的性能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是我们的责任。”

既是表演队,更是战斗队

不到晚上7点,杨村机场的地空已经被夜幕笼罩。夜空下,数架“利剑”涂装的歼—10表演机从跑道上腾空而起,很快消失在夜色中。在飞机传回的录像中,记者看到,飞行员紧盯各项仪表,不时观察机舱内外的情况。

这是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的另一面。在人们印象中,提起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脑海中浮现的大多是歼—10飞机编队拉着彩烟、做出惊险特技动作的场景,很少有人见过他们跨昼夜飞行。

“我们的飞行员都是从战斗部队选来的精英,未来很多人还会回到战斗部队,保持夜航能力很有必要。”表演队飞行一大队大队长井飞介绍说,在作战部队服役,实战化意味浓厚的夜航课目是必练内容。

在日间的表演中,一架战机以战斗加力状态起飞,随即以70度大仰角上升,动作之惊险,让记者捏一把冷汗……“这一动作很有实战价值,能保证战斗机在战场上尽快争取高度出航。”井飞说。与之类似的,飞行表演中的快速着陆、单机半滚倒转着陆等动作,都有着战术意义。

“既是表演队,更是战斗队。”曹振忠介绍说,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始终保持战术训练水平和战斗值班能力,常年保持夜航水平,组织空中加油训练,提高远程机动能力,多次担负战斗值班任务,很多特技飞行表演动作就是源于实战飞行,并在实战中进行战术运用。

去年12月的一天,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6架歼—10飞机,在空中掠过繁华似锦的都市和星星点点的村庄,飞越燕山深处的黄崖关长城,奔赴燕山山脉执行任务拓展飞行训练。当天,华北天气大幅度降温,并伴有大风,给穿山谷飞行增加了诸多难度。六机编队以稳定队形不断下降高度,在崇山峻岭间穿梭飞行。“表演队超低空、穿山谷飞行,既是特技飞行表演的要求,也是实战化训练的要求。”曹振忠说。

是战斗队,就要走在驾驶先进战斗装备的前沿。2009年11月,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换装歼—10飞机后首次公开亮相,4架歼—10飞机以全新阵容舞动“空中芭蕾”,为人民空军60岁生日献礼。中国成为继美国、俄罗斯之后,第三个用第三代战斗机进行飞行表演的国家。“从首装歼—5到换装歼—6,再到歼教—5、歼—7,直到现在装备的歼—10,表演机型的更新换代,展现了中国空军装备的长足进步,也体现了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对先进战斗装备勇于尝试的作风。”空军政治工作部相关负责人介绍说。

和平使者,壮美出征

记者来到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时,正赶上飞行员刚从巴基斯坦回国不久。3月23日,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上空掀起一阵“中国旋风”。当天,巴基斯坦国庆日阅兵分列式结束后,中国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压轴出场,6架歼—10飞机以“人字形”编队低空通场,象征着中巴两国国旗“红黄白绿”4种颜色相间的彩烟,在阅兵场上空画出一道道美丽的“彩虹”,为中巴两国架起又一座友谊的“桥梁”……

这是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首次参加国外阅兵飞行表演,也是他们第六次飞出国门。时针回拨到2013年8月21日,表演队组建51年首次飞出国门,参加莫斯科国际航展,“海外首秀”创造了多项纪录:首次在异国机场升空、与外方联合飞行指挥、远程跨国机务保障……在中国空军对外交流史上留下了绚丽的一笔。

组建以来,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用出色的表演、稳定的水准,践行着“国家大礼,万无一失”的诺言。

1982年5月,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迎外表演:起飞后黄沙漫卷,空地一片模糊;但表演队员保持严整队形,在沙暴中盘旋、俯冲、跃升,完成整套动作后安全降落。带队的外军将领主动来到着陆线,握着飞行员的手说:“中国空军,了不起!”井飞回忆:近年来,在出国表演期间,他们曾两次冒着大雨转场,在外国机场地面人员敬佩的目光中按时起飞,“大雨中起飞以及超低能见度着陆是我们必备的技能。”

表演队出国亮相越来越多,实现了快速机动的转场能力。机务维护、地面人员、飞行员……每名工作人员都一专多能,7架次表演机,仅需50人的团队就能完成一次出访任务。对于机务维护人员来说,无论深夜加班排故,还是凌晨开始维护表演机,都已是家常便饭。“我见到过世界很多地方凌晨4点钟的样子。”表演队机械师白文国说。

组建以来,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先后为1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700多个代表团进行过飞行表演。每一次出国表演,很多当地观众都会早早安排好时间专程前来观看,特别是不少海外华侨华人都是远道而来。每一场精彩的“空中芭蕾”,都是代表中国的壮美出征;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已经成为空中闪亮的国家形象名片、强国强军的重要窗口。

4月12日,第四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到来之际,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在天津为公众进行飞行表演,也拉开了中国空军2019年航空开放活动的序幕。图为八一飞行表演队的歼十飞机陆续起飞。(中新社记者
张道正 摄)(保存本图可查看大图)

原标题:是表演队 更是战斗队

(综合新华社、央广网报道)4月15日,是第四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此前在天津举行的开放训练吸引了众多目光。“起飞!”在现场观众翘首以盼中,6架歼-10表演机按照3机、2机和单机顺序腾空而起,犹如离弦之箭,直刺苍穹。

——记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

始建于1962年的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先后换装了歼-5、歼-6、歼教-5、歼-7EB、歼-7GB和歼-10共6型表演飞机。“除了歼-5、歼-6外,其余4型表演机都是在改革开放后换装的。”成立57年来,表演队先后3次参加国庆首都阅兵,8次参加珠海国际航展,为168个国家(地区)的758个代表团进行了600余场飞行表演。“目前,世界上只有3个国家使用三代机进行飞行表演”。八一飞行表演队飞行指挥员、原队长曹振说,“用我国自主研发的第三代战机进行飞行表演,得益于改革开放后国家综合实力的全面提升。”

夜幕降临,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数架“利剑”涂装的歼-10表演机从跑道上腾空而起,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政治委员何延国说:“国家安全与我们每一个人息息相关,我们在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前夕向全社会开放,组织飞行表演活动,展示我们歼-10飞机特技飞行动作,就是要通过这个活动,来弘扬空天安全文化,增强全民的国家安全意识,让社会深切地感受到国家安全的自信、强军兴军的自信。”

这是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的另一面。在人们印象中,提及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脑海中浮现的大多是歼-10编队拉着彩烟、做出惊险特技动作的经典场景。然而,很少有人见过他们跨昼夜飞行的样子。

“一次成功的飞行表演,胜于打下一架敌机。”——当年周恩来总理对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的殷切寄语,在表演队4月15日即党的十九大后第一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的开放训练中,显得分外厚重。春雨后的华北某军用机场,碧空如洗,风轻云淡。11时许,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发动机轰鸣声,6架红、白、蓝3色涂装的空军歼-10表演机滑出停机坪,依次滑向起飞线。蓝天舞者,劲舞蓝天。表演机升空后快速编队,旋即用让人眼花缭乱的动作冲击着观众的视觉,震撼着观众的心灵:单机大仰角上升、双机对头、四机向上开花、五机水平开花……充分展示了力量之美、速度之美、惊险之美。

歼-10表演机平稳飞行在夜空中,飞行员们盯着各项仪表,不时观察机舱内外的情况,地面是璀璨的万家灯火。这样的画面并不陌生,在选拔到八一飞行表演队前,这些飞行员都在作战部队服役,实战化意味浓厚的夜航课目是必练内容。

双机剪刀机动分开,是世界飞行表演舞台最为惊险的动作之一。两机相遇时,相对速度高达每小时1500公里。随着解说员“400米、200米、100米、50米”的惊呼,现场观众的心仿佛都要跳出嗓子眼。直到肉眼看到两机几乎相撞时突然交错向上分开,观众悬着的心久久才落下来。

来到被誉为“蓝天仪仗”的八一飞行表演队后,彩烟并没有遮盖硝烟,在完成飞行表演训练的同时,他们始终保持战术训练水平和战备值班能力,常年保持夜航水平,组织空中加油训练,多次担负战备值班。

六机密集三角队俯冲,被航空表演界称为“魔鬼编队”动作。飞机之间的间隔和高度差仅1米,距离为负2米。当浑然一体的表演编队完成飞机俯冲、转弯等一连串动作后,许多观众都忘记了按下手中的相机快门。尽管对飞行表演的精彩早有预期,但置身表演现场,每一名观众都觉得眼睛不够用了,按快门的手慢了……飞行员高超的飞行驾驶技术和歼-10飞机良好的操纵性能,给每一名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们既是表演队,更是战斗队。”八一飞行表演队队长曹振忠说,这是表演队成立以来始终坚持的目标。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阅读全文

1962年1月25日,经党中央、中央军委批准,八一飞行表演队的前身——空军护航表演大队正式成立,从此中国有了自己的专业飞行表演队。周恩来总理曾3次视察,勉励表演队员“一次成功的飞行表演,胜于打下一架敌机”,刘少奇主席也曾指示:“国家大礼,万无一失。”

顽强的战斗作风首先体现在飞行表演中。1982年5月迎外表演,九机起飞后黄沙漫卷,空地一片模糊。但表演队员保持严整队形,在沙暴中盘旋、俯冲、跃升,完成全套动作后安全降落。带队的外军将领主动来到着陆线,握着他们的手说:“中国空军,了不起!”

敢于在极限条件下起飞,也源于飞行员们的实战意识和精湛技术。八一飞行表演队飞行一大队大队长井飞回忆,近年来在出国表演期间,他们曾两次冒着大雨转场,在外国机场地面人员敬佩的目光中按时起飞。“大雨中起飞以及超低能见度着陆是我们必备的技能。”他说。

战斗队的定位还体现在表演队对特技飞行编队和动作的不断探索中。“飞行表演是国家大礼,越惊险越能展现国家形象。”曹振忠告诉记者。

组建57年来,八一飞行表演队先后创造出歼教-5九机上下分组开花、水平开花等16个高难表演特技动作,歼-7EB六机楔队斤斗等5套世界级高难动作,成功试飞论证了宝塔队、蓝宝石队、镖形队、双机对头、顺风队等11套表演动作,使表演方案中的动作从16个增加到21个。

经过多年反复摸索,飞行员们逐步掌握了飞机尾流和涡流的影响范围,得出上千组数据,把编队距离从30米缩短到20米、10米、5米、3米、1.5米、-2米,相继达到单机、双机、三机、四机和六机表演水平。

井飞解释说,在现在的六机三角队形中,5架表演机组成三角形的两条边,后机的机头与前机的机尾在距离上存在着两米的重合,这就是-2米的由来,如此紧凑的队形已经达到目前编队能力的极限。

密集的编队无疑具有很强的观瞻效果,让观众大呼过瘾,但对飞行员来说却是心理与技术的双重考验。“在路上开车时,旁边并行的车可能会对驾驶员造成一定的压迫感。更何况在空中,那么大一架飞机就在我旁边。”飞行员何晓莉笑着说,自己第一次飞密集编队时本能地想把队形拉大,但为了表演效果,只能一点点克服心理障碍。

更具挑战性的是,飞行员不仅要适应“翼尖擦着翼尖”的编队队形,还要同步做出高难飞行动作。“比如四机编队横滚,通俗地讲就是4架飞机在一个桶状空间里面滚一圈。”何晓莉举例说,这一编队要求飞行员时刻了解长机动态,拉杆动作要精准、稳定,时刻关注飞机数据和姿态的变化,以保持滚转的一致性,“这就要求我们必须要有精湛的编队技术,成功的秘诀就是不断地练习。”

每次表演,观众都会为八一飞行表演队惊险的特技动作送上热烈的掌声。实际上,这些急剧变化的飞行动作并不只是具有观赏性,而是有着鲜明的实战意义。

比如大仰角起飞,飞行表演开始后,6号机以战斗加力状态起飞,随即以70度仰角上升,一跃而起。据井飞介绍,这一动作能够缩短飞机在跑道上的滑跑距离,尽快争取高度,提高出航效率。同时,这一动作也体现出飞行员对飞机性能的不断探索,被称为检验歼-10飞机推力和加速性能的试金石。

斤斗动作是最经典的空中摆脱动作之一,在一个垂直面内,飞机要进行动能与势能的转换来摆脱敌机的追击。八一飞行表演队的表演方案中也包括多套单机和编队的斜斤斗、半斤斗等动作,兼具实战意义与观赏价值。

这些剧烈变化的特技动作以超常的惊险度提高了飞行表演的“含金量”,背后则是飞行员们超出常人的付出和极限拼搏的战斗精神。“飞机的动作越急剧,我们承受的载荷就越大。”井飞告诉记者,通俗来讲,承受一个G的载荷相当于一倍体重的重量压在身上,而在飞行表演中他们所承受的最大载荷达到9个G。“基本上达到3个G的过载时,想把胳膊抬起来就已经很困难了。9个G载荷时,如果说没有平时的训练,大脑容易出现供血不足的情况,导致灰视和黑视。”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出现,飞行员们十分注重肌肉训练,以腰腹力量和腿部力量为主。训练飞行时,由于特技动作密集,他们往往要把飞机的性能和人的生理拼到极限,身上经常被载荷压出淡淡的血点。一名飞行员回忆,自己刚从其他部队调来时一时难以适应如此大的训练强度,飞行结束后两手“不听使唤地发抖”,吃饭连筷子都拿不稳。

2013年8月,八一飞行表演队首次飞出国门,执行莫斯科航展飞行表演任务。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机场、跨区域保障对他们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由于海拔高度的变化,发动机并不是最理想的工作状态,要求飞行员对飞机的把控能力要进一步增强。”曹振忠说,飞行员们克服种种不利因素,最终在异国为30万名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奉献了一次高水平的飞行表演,其精彩的表现也得到俄罗斯飞行表演队同行的高度评价。

此后,八一飞行表演队又应邀赴马来西亚、泰国、阿联酋、巴基斯坦等国进行飞行表演,航迹越来越远,适应陌生环境的能力也越来越强。“随着经验的积累,我们整个团队的协调能力、后勤保障能力也得到不断提升。”曹振忠说。

如今,八一飞行表演队日益频繁走向世界舞台,凭借其高超的特技飞行水平在世界同行中享有盛誉,成为一张展现国家形象和空军形象的亮丽名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