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庆东、张宏良作序:徐亮新着《帝国兴衰与帝国边疆的崩塌》出版

澳门新葡亰2885 3

澳门新葡亰2885 1

澳门新葡亰2885 2

美国搞乱中国新疆、南海、内蒙古、西藏的动作一直没有停止过,而国内的一些软骨头的学者,有意识地主张放弃中国在海疆和陆地上某些权益甚至领土。还美其名曰:“大国风范”。那么放弃边疆权益是否能够给中国带来安宁、统一和富强呢?这显然应该从历史中寻找答案。
徐亮《帝国兴衰与帝国边疆的崩塌》一书日前由法律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由孔庆东、张宏良两位老师做了一个集句式的序言。
《帝国兴衰与帝国边疆的崩塌》一书梳理了中国古代历史、近代欧洲与现代世界的几个代表性帝国,对他们的崛起、衰落与边疆的关系问题,进行了分析。作者的结论是:
一、北宋主义要不得:大国崛起的领土伸缩问题之一:大国崛起有伴随着边疆领土萎缩的吗?是否大国崛起必须领土广大?大国崛起的韬光养晦是否意味着必然割让边疆?1、领土萎缩不在“崛起过程中”。当我们带着这些问题环顾历史,几乎无一例外地发现,大国崛起的过程必然伴随着领土面积的扩展,即便是17世纪的小国荷兰,也在世界各地扩展殖民地。无论是中国历史上的商朝、西周、秦朝、唐朝、元朝,中世纪的罗马、阿拉伯、奥斯曼,还是近代历史上的西班牙、葡萄牙、荷兰、英国、法国,现代历史上的苏联、美国,领土的扩张都是崛起的条件。唯一例外的是拜占庭帝国,它继承了罗马帝国的半壁江山,是典型的皇二代分红。大国的崛起,面积广大意味着拥有广博而深邃的资源、人口、市场和战略纵深。荷兰、日本的本土缺乏足够的人口和国力支撑,导致扩张只能占有几个点,而不能覆盖面。英国虽然也是小国,但是英国的人口增长分散到殖民地,其后裔遍布美国、加拿大、新西兰和澳大利亚。2、领土萎缩是失败国家
当一个腐朽的政权身在一个危机四伏的环境中,政权的存在高于国家的存在,它为了私利开始出卖领土和主权。一个崛起失败的时代是宋朝,它将经济文化繁荣和出卖国家的形式并存于一体。似乎历史的印象是只有一个国家陷入政治、经济的危机中它才会出卖国家的领土和主权。但是繁荣时期政权为了确保财富和政权也会出卖领土,这就是北宋主义。出卖领土和主权,确保经济繁荣,这种模式并不会导致大国的崛起。如果说在战国时期,越国的勾践卧薪尝胆,为了复仇而不得不当吴国夫差的孙子,吃他的大便,割让点土地,这是韬光养晦所需要的。现代国家的一极超强苏联,在崛起前为了躲避德国法西斯的锋芒,而接受了希特勒的苛刻条件,割让了大片的土地。但是我们注意到这个根本的条件是双方是敌对关系,而不是普通的国家关系。
3、韬光养晦并不必然导致领土萎缩
在两个敌对、世仇的国家里,暂时的失败者为了积蓄力量而不得不割让土地给对方。如普法战争失败后,法国割让了阿尔萨斯和洛林,最终的崛起会把丢失的东西加倍拿回来,法国成为一战胜利国以后,占领了德国的一些非洲殖民地,还出兵鲁尔工业区。但是如果不是敌对关系的国家里,竞争、普通、平等的国家关系里,韬光养晦的国家根本无须为了求得体面的和平而容忍领土被占领或和其他国家分割、共同开发。如果竞争的关系中,因为韬光养晦就割让土地,那么韬光养晦的心理就会成为列强在该国崛起前全面分割该国、将该国彻底瓦解的入口。
二、分离主义要不得:大国崛起的统一
问题二:大国无法统一越来越远去的边疆能够崛起吗?三、二元主义要不得:大国崛起的体制分割问题之三:大国崛起有腹地和边疆政治、经济、人口不平衡在作祟吗?四、冒险主义要不得:大国崛起的地缘政治问题四:四战之地的大国有崛起的吗?大国崛起中有如同中国崛起环境一样恶劣的吗?五、精神分裂主义要不得:大国崛起的精神问题五:大国崛起精神分裂,没有价值观的软实力能成吗?大国崛起有竞争性意识形态的内外地之分吗?六、遗憾主义要不得:大国崛起的环境心态问题六:真是只有大国处于世界核心区的边疆才容易崛起吗?大国的边境临近国家、地区是个破碎地带才能崛起吗?七、能动主义要不得:大国衰落的边疆起因问题七:普遍认为边疆分离是大国衰落的结果,大国的衰落标志是对边疆控制的萎缩,大国边疆转移了中心地带的政治经济是大国衰落的结果。是否主动放弃边疆会成为大国衰落的起点?八、精英主义要不得:大国崛起的未来模式问题八:自由、民主、充分分权国家就一定能崛起吗?为什么说一切崛起都是旧帝国的崛起?没有民众参与动力的发展能崛起吗?大国崛起有真正社会主义崛起的可能吗?1、历史上一切崛起都是旧帝国的崛起大国崛起在历史上是某个大国精英的游戏,那里有什么真正的自由、民主和人权。中国历史上历代统治者无非将人民看成是“黔者”、“庶民”、“黎民”、“部曲”、“小民”。堂堂一部中华正史,就是对人民歧视蔑视的历史。在统治者眼中,人民的生命是一串零,人民在大国崛起中被视成草芥。日本人的崛起在旅顺和南京杀个鸡犬不留,德国的崛起在波兰和本土迫害成千上万的犹太人。美国的崛起最终靠的掠夺其他国家人民建立的新式奴隶主“社会”主义,那里还有什么真正的民主和人权呢,不过是延续了从勤劳走向堕落的罗马帝国模式而已。2、人民作为主体的未来崛起能够超越资本主义对全球无情掠夺,而与之对抗的只有充满了人性、互助、平等、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但是社会主义在苏联的实验已经给予世界以失望。但是苏联的失败只是模式之败,而不是社会主义精髓之衰败。当我们谈论中国的崛起,实际上中国在价值观的某个层面上已经崛起,比如说“近现代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中唯一被世界广泛认可的中国人的贡献:所谓毛主义”,正在世界大国印度掀起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完全不同的革新,也许这才是一种新的模式。人有希望才能生活,而人类有希望才能发展,我们希望的未来大国崛起,能够如同雅典娜一样从旧的头脑窠臼里冲刺出来,创造出新的崛起世界。
孔庆东序摘录:中国崛起要解决精神上“站起来”的问题;中国崛起要解决如何给予世界“新文化”和给予中国内部安全幸福空间的问题;中国崛起要解决“富起来怎么办”的问题;中国崛起做好使用武力崛起的准备;中国崛起要解决民族关系的和谐问题。我支持我们的青年朋友,用自己的知识,用自己的能力,用自己的理性捍卫我们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大国崛起,无不依靠暴力拓展边疆;每个崛起或衰败中的大国都会面临着属于自己的西藏、新疆和南海问题。大国崛起带着激励会加速崛起,但是如果安于享乐和丧失尊严的和平,放纵分裂和被侵占,那么崛起就会泡沫化。
张宏良序摘录:对于中国来说,崛起还是解体,和谐统一还是动荡分裂,成为强大国家还是成为肥大国家,已经成为当今中国不可避免的历史选择。中国,终于走到了崛起或毁灭十字路口的最尽头,再也没有了半步回旋余地。徐亮的这本书以活泼风趣的形式对大国崛起进行新的阐释,他围绕了“边疆和大国兴衰”这样一个话题提出了一个“边疆萎缩、权益丧失的国家是否能够崛起”的问题;徐亮的书以世界历史和中国历史的详实材料证明:边疆的控制和大国的崛起,是正比的关系,而几乎不可能是相反的关系。而且大国的衰败,与对边疆的控制力下降有密切的关系,这也是一个正比的关系,也给目前深陷南海、藏南领土争端和西藏、新疆、台湾分裂危机的中国敲响了警钟。进入21世纪以来,几乎所有中国领导人最经常讲的一句话,就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由此可以看出,包括中国高层在内的许许多多中国人,已经把中国崛起看作是如同未来发展战略目标那样,是一个十分自然的历史进程。如何看待中国崛起问题,在和徐亮的交流过程中,我们大致形成了这样一种共同认识:1、世界的历史转变,需要中国政治文明的引导;2、中华民族的统一和崛起需要中国共产党;3、中国的崛起与东方文明的复兴是同步的;4、中国的崛起必须精神上崛起;5、中国的崛起必须注意防止贫富分化的危害。如果在边疆不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实行完全不同的政治体制,不注重用文化复兴和精神认同巩固对边疆的治理,不注意在边疆省份发生的贫富分化危机,那么边疆就会成为两个共和国的体制,边疆的政治、经济、精神的崩溃就会成为中华民族崛起的障碍,这也是徐亮一书想告诉我们的历史真相。
中国作为大国的崛起是目前社会关注的热点,也是世界舆论与学术界所关注的具有全球性意义的重大问题。美国、英帝国、法国、前苏联都在历史上或现实中呈现全球霸主的地位。英帝国在崛起的过程中,对边疆的治理呈现和谐状态。而英帝国的衰落和帝国边疆的反殖民运动息息相关。前苏联的兴起体现为雅尔塔体系下,边疆领土的扩展,而其最终衰落乃至解体的导火索,却是波罗的海三国的独立运动。无论如何,中国应当警惕边疆三省蒙藏疆成为扩大版的苏联解体“波罗的海三国”模式。中国的崛起和独立需要重视历史经验,历史“镜鉴”在政府决策和科学研究中具有不可替代的核心地位。
特别需要交代的是,需要警惕西方对中国边疆的不对等公共外交政策。美国军事力量和全国的公共外交力量正在开动机器,对中国的中央和边疆采取不对等的公共外交政策,而这种政策显然服务于美国的价值观和战略目标。这种不平衡性和不对称性,容易导致边疆和内地在对待西方和平演变的态度和体验效果上发生畸变,这一点已经被苏联加盟共和国解体所证实。除了内部边疆问题外,在中国的周边国家,美国等西方势力也针对不同的邻国采取不同的公共外交政策,以服务于不同中国的边疆邻国在针对中国政策中不同角色的扮演。
我国的边疆安全观念需要革命性的调整,某种程度上要“有所作为”,从道义和责任的角度来承担更大的国际责任。建国初期强调和平共处的同时也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则一直如同地火一样在运行:那就是不允许其他大国插手中国周边中小国家的内政,尤其不允许其他大国利用中国周边中小国家对抗中国,这一原则是陈毅同志担任外交部长时期奠定的基础,可以命名为“陈毅守则”。中国边疆国际政治的“陈毅守则”,即“不干涉对等”的法则:即我不干涉,也不允许你干涉;你要是干涉,我就以短暂干涉的方式恢复你我都不干涉的状态。另外,通过“协议”、政府请求等方式进行干预,至少在道义上也是合理、合法的。毛泽东时代已经意识到,中国的国家安全并不局限于国境线内,通过跨界民族的军事溢出,中国在20世纪有力地支持了朝鲜和越南的革命事业。
一个没有普世价值理念向世界推销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即便是短暂控制了世界霸权也只是昙花一现。苏联依靠共产主义,美国依靠民主价值观,那么我们除了传统民族文化、红色文化,还有什么创新性的系统贡献给世界呢?在和谐世界理念之后,我们拭目以待来者。也许从春秋战国王霸之道和毛泽东思想里能够发现一些蛛丝马迹,更为重要的是,那些尊重人民是历史创造者的思想为我们的外交突围提供了思想的范本:通过对霸权国和周边邻国人民实行软实力“公共外交”培育,通过对边疆内部地区深层次的“公共外交”滋养,将能够为中国的安全提供一个良好的边疆环境和周边崛起环境,这个边疆,显然是大边疆。
作者简介:徐亮,北京青年学者,知名网评人。2006年毕业于兰州大学历史文化学院。主持或参与12项国家级、校级课题,发表核心期刊论文16篇,着作3部,时评300余篇,提出“一切历史都是新闻史”、“两个共和国”、“制度毛主义”等观点和主张,在民间社会和政府都有不同程度的反响。
该书乌有之乡书店 8月22日起 有售,请联系客服。
电话:010-51627564电子信箱:wyzxsd@gmail.com客服QQ:951172898乌有之乡读书群2号:163255752
澳门新葡亰2885 3

澳门新葡亰2885 ,资料图:修昔底德(希腊文:Θουκυδίδης,英文:Thucydides,公元前471~公元前400)古希腊历史学家、哲学家和将军,
其著作《伯罗奔尼撒战争史》记录了公元前5世纪到公元前411年斯巴达和雅典之间的战争。因其严格的标准的证据收集工作,客观的分析因果关系,被称为“历史科学”之父。(拖拽图片或右键“在新标签页中打开”可查看大图)

  正在崛起的中国军力,随着整体国力的上升而日渐强大。在此背景下,每当遇到领土争端或边境摩擦事件,就有人提出应“适时”打一仗来显示我们的强大。好像不打一仗,“大国”就当得名不正言不顺。

(环球时报1月16日报道)正在崛起的中国军力,随着整体国力的上升而日渐强大。在此背景下,每当遇到领土争端或边境摩擦事件,就有人提出应“适时”打一仗来显示我们的强大。好像不打一仗,“大国”就当得名不正言不顺。

  钟情“大国崛起必有一战”是刻舟求剑

■钟情“大国崛起必有一战”是刻舟求剑

  不得不说,这种“大国崛起必有一战”的思维相当陈旧,源头还是“修昔底德陷阱”那套逻辑。虽然它映射出20世纪中叶之前人类历史的运行轨迹,但当时代在20世纪下半叶因信息技术特别是互联网的普及而快速进化后,很多人的思维却没能与时俱进。19世纪末叶中国历千年而衰落,再次崛起已是百年后的20世纪尾声。当时下国人重尝久违了的大国崛起滋味时,因千年衰落而生的自卑和雪耻之心,便使有些人对历史上大国崛起的一些所谓“规律”情有独钟。

不得不说,这种“大国崛起必有一战”的思维相当陈旧,源头还是“修昔底德陷阱”那套逻辑。虽然它映射出20世纪中叶之前人类历史的运行轨迹,但当时代在20世纪下半叶因信息技术特别是互联网的普及而快速进化后,很多人的思维却没能与时俱进。19世纪末叶中国历千年而衰落,再次崛起已是百年后的20世纪尾声。当时下国人重尝久违了的大国崛起滋味时,因千年衰落而生的自卑和雪耻之心,便使有些人对历史上大国崛起的一些所谓“规律”情有独钟。

  但这种“钟情”是刻舟求剑,枉顾世界已然发生的变化。首先,以传统战争形式解决领土和主权问题的做法已成历史。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缔结,现代民族国家诞生,国家主权不可侵犯的国际关系准则确立。虽然在那之后很长时期,国家主权遭侵犯的案例仍屡见不鲜,但世界的总体趋势是不断进步向前。及至二战后,人类社会开始普遍尊重国家主权原则,一个国家通过强权改变另一国家物理版图的事已鲜有发生,虽然不能说完全绝迹。

但这种“钟情”是刻舟求剑,枉顾世界已然发生的变化。首先,以传统战争形式解决领土和主权问题的做法已成历史。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缔结,现代民族国家诞生,国家主权不可侵犯的国际关系准则确立。虽然在那之后很长时期,国家主权遭侵犯的案例仍屡见不鲜,但世界的总体趋势是不断进步向前。及至二战后,人类社会开始普遍尊重国家主权原则,一个国家通过强权改变另一国家物理版图的事已鲜有发生,虽然不能说完全绝迹。

  其次,战争形态和目的也已发生演变。近代之前,不管因何理由生起战端,几乎所有战争最后都会落到扩张领土这个目的上,因为彼时人类的生存与土地关系至为密切,更大版图带来更大利益。近代以后,情况生变,战争不再只为扩大版图,而是为了攫取资源,这也是近代以来殖民战争的主要特征。现代世界则更进一步,虽依旧战争不断,但战争目的既不仅仅是为争夺资源,更非仅仅为争夺土地,而是为了通过扩张资本获益。这种转变,主要因之于美国人自二战后在全球建立起来的美元体系。

其次,战争形态和目的也已发生演变。近代之前,不管因何理由生起战端,几乎所有战争最后都会落到扩张领土这个目的上,因为彼时人类的生存与土地关系至为密切,更大版图带来更大利益。近代以后,情况生变,战争不再只为扩大版图,而是为了攫取资源,这也是近代以来殖民战争的主要特征。现代世界则更进一步,虽依旧战争不断,但战争目的既不仅仅是为争夺资源,更非仅仅为争夺土地,而是为了通过扩张资本获益。这种转变,主要因之于美国人自二战后在全球建立起来的美元体系。

  正因这些变化,现代人在看待战争时,就不能再简单地认为它只事关领土主权问题,更不能将国家兴衰系于一场边境战争的胜负。这是今天的人都应具备的现代意识。

正因这些变化,现代人在看待战争时,就不能再简单地认为它只事关领土主权问题,更不能将国家兴衰系于一场边境战争的胜负。这是今天的人都应具备的现代意识。

  为何战争已经不是最佳选项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阅读全文

  既然美国通过美元全球化的方式,将整个世界带入了通过资本获得利益的新形态,那么在面对与周边一些国家的纠纷时,我们就应多一个思考维度:国家利益在今天的表达,主要是可见的领土争夺还是无形的资本争夺?

  这些年来,中国一直是吸引和利用国际资本最多的国家之一,这对同样亟需资本的对手而言显然非其所愿。但如果依照传统思维,同实力已显著增强的中国打一场“修昔底德陷阱”式战争,肯定得不偿失。经过精心盘算,对它最有利的方式,是通过在中国周边制造动荡来恶化中国投资环境,进而抽走资本,迟滞中国的发展。面对如此心机叵测的对手,难道我们还能简单地以“打一仗”的思维去应对吗?那不等于直接中了对方的圈套和陷阱吗?过去几年,我们最强劲的对手在需要资本向其国内回流时,煞费苦心地推动了一轮又一轮对中国的代理人遏制。它先鼓动日本制造钓鱼岛危机;接着推动菲律宾挑起黄岩岛争端;如此这般仍未奏效,于是干脆亲自出马,派军舰军机直接闯我南海岛礁周边海域。目的是什么?就是给中国挖坑。

  如果对手挖的这些坑我们跳进去了,结果必定是自身投资环境恶化、资本流失。所幸,面对接二连三的领土争端或边境摩擦,我们并未轻率选择兵戎相见,使对手盘算落空。

  应该说,这个维度的问题在古代并不存在,因为那时根本就不会有确保投资环境安全这样的概念。古代史上几乎所有帝国都是通过战争和领土扩张的方式,获取事关国运的重大利益。但在资本主导人类生产方式和经济生活三四百年后,对于一个国家的长远发展而言,如何驾驭资本已经变得比扩张领土更为重要。弄清这些问题,我们就会明白为何战争在今天不是最好的选项。

  打不打仗取决于国家利益考量

  从世界军力排行看,美国军力最强应无异议,中国则排在第二和第三之间。我们跟俄罗斯互为伯仲。有些方面俄罗斯稍强而有些方面中国更强。以中国今天的军力和综合国力,可以说发动一场战争并非难事。

  难的是如何计算一场战争的得失。过去战争的成本和收益显而易见,损兵10万拿下一个百万人口的国家,那就是赚了。但现在这个问题要复杂得多,战争除了直接成本还有间接成本。如果打仗只是换来一场荣耀,而让一个国家丧失重大发展机遇或更大规模利益,那么要不要打这场仗,就需充分和理性的算计。现代没有一个国家打得起一场不考虑成本和权益的战争。谁不考虑谁就会受到历史的惩罚。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对美国的负面影响,就是对其不计代价发动战争的惩罚。

  从这个角度,反观去年的某次边境对峙事件,从军事角度讲,我们打败对手几无悬念。但要知道,现在世界上很多视中国为挑战的西方国家都在盼着中国出错。在这种情况下,一旦中国陷入战争将会面临什么情况?只要看看俄罗斯收回克里米亚后,欧美对其施加联合制裁的后果就明白了。

  所幸在每一个关键时刻,决策者的战略远见和战略定力发挥了力挽狂澜的作用,才使我们与每一场迎面对撞、不可避免的危机擦肩而过。回过头看,真有一种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感觉:因为通过外交努力,我们几乎与每个一度剑拔弩张的对手国,都在不同程度上,实现了关系缓和。这些结果,对中国是更好还是更差呢?结果不言自明。

  战争史告诉我们,无论何时,战争甚至战争胜利本身,都不应该成为一个民族和国家不顾一切追求的目标。一个国家真正追求的应该是切实的利益。而打不打仗,只能取决于对国家利益的充分考量。当然,如果有人非要把战火烧到你家门口,你除了奋起反击别无选项的话,那时,战争当然就成了你唯一正确的选择。(作者:乔良
解放军少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