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2885美国使劲儿折腾 全球正遭遇川普困境

澳门新葡亰2885 2

澳门新葡亰2885 1

澳门新葡亰2885 2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却已经把全球政治搅和得鸡犬不宁,正常、稳定的世界秩序正在经历和承受被美国新政府撕裂的阵痛。在国际关系的历史上,美国新总统常常会展示“新政”,为美国的内政外交带来调整。但却很少看到哪位美国总统嘴里高声喊着“让美国再度伟大”,却不停地在国内制造分裂,同时不停地折腾世界。全球政治正在经历罕见的“特朗普困境”。这一困境带来了两个最基本的、由美国引发的冲突:一是全球化可以调整、秩序规则可以变革,问题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二是美国依然是世界唯一的主导性大国,如果美国出了问题,中国和世界该怎么办?“特朗普困境”:美国使劲儿折腾世界今天,全球政治中遭遇的特朗普困境已经远远超出了特朗普政府上台伊始的诸多“美国优先”所带来的麻烦。世界都知道,特朗普很“另类”。他的政策和价值理念代表了美国再度兴起的民粹主义政治思潮,其核心是经济民族主义、白人优先主义和美国至上主义。民粹主义在美国历史悠久,但在二战以后很少成为执政的价值和政策理念。自由国际主义(liberalinternationalism)是美国自二战结束以来保持世界霸权所坚持的主流意识形态。特朗普的施政肯定会与自由国际主义拉开距离,但会在多大程度上折腾世界?仅仅通过特朗普政府上台伊始就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退出巴黎气候公约、提议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等“退群”行动还难以定论。即便从特朗普大量减少接受国际难民、大量驱赶滞留在美国的2500万非法移民、在美墨边境“造墙”和通过“禁穆令”等等做法来看,答案也并不清晰。但今天我们清楚了:特朗普不仅折腾美国,更折腾世界;不仅在撕裂美国,更在撕裂世界。进入2018年以来,特朗普手中挥舞两杆“大棒”——关税和制裁,已经威胁到了世界经济的增长、推升地缘政治对抗的风险,并有可能给全球化进程带来颠覆性的影响。从关税角度来说,特朗普政府启动上世纪60年代美国一份贸易法案的242条款,对欧洲、加拿大、墨西哥、中国、日本、韩国等国发动钢铝产品惩罚性关税。中国的钢铝产品只占美国钢铝产品进口的十分之一,也受到了制裁。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曾悲愤地对媒体表示,加拿大是美国的铁杆盟友,特朗普借用242条款以“国家安全”为借口对加拿大进行制裁,是“决不能接受的”。特朗普随即又签署对中国的301条款贸易特别调查备忘录,蛮横地指责中国侵犯知识产权和进行不公正贸易。中美就贸易摩擦曾展开了三轮谈判,但特朗普政府却一味想要让中国屈服,先是宣布了对500亿美元从中国进口商品的增税,随后又威胁要扩大到2000亿中国进口商品,甚至扬言要对5000亿美元中国对美出口商品总额进行加税。对中国进口商品的加税幅度,一会说25%,一会又说10%,现在又回到25%。一国的关税税率既是国家主权的象征,但同时也是对自由贸易这一国际规则的承诺。然而,在特朗普眼中,基于美国国内法、单方面增收关税是美国可以随意挥舞的大棒。再来看看特朗普政府的对外制裁行动。仅仅2018年8月,美国就宣布恢复对伊朗的全面制裁,宣布对俄罗斯新的制裁措施,对土耳其征收钢铝产品的制裁性关税。在美国关税大棒的打压之下,俄罗斯卢布急剧贬值,土耳其里拉对美元的币值一周内狂泻30%,而对伊朗的全面制裁甚至有可能引发国际石油价格的再度暴涨。德黑兰政府当然不会屈服于美国的全面制裁。伊朗新的导弹试射行动和威胁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等言论,正在加剧中东地区的动荡。2015年有关伊朗核问题的“6+1”协议,被公认为是通过多边主义路径解决伊核问题的重大外交进展,体现了美国、中国、俄罗斯、欧洲主要国家和伊朗在管控伊核问题上长期政治与外交努力的成果。但特朗普政府说变就变,置这么多年多方的外交心血于不顾,漠视欧洲国家在伊朗不断增长的投资和商业联系,甚至还威胁要强制制裁继续从伊朗进口石油的各国企业。在美国制裁大棒的挥舞下,伊朗问题的恶化给全球能源供应的稳定、石油价格和业已“碎片化”的中东局势都来了重大的不确定性。一家美国私人能源咨询机构(PKVerlegerLLC)预言,美国和伊朗对抗的加剧,将会使得世界石油价格飙升到200美元/每桶。虽然这一预言实现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伊朗在世界石油供应市场所占据的份额毕竟只有8%。但在美国发动对华贸易战、伊朗和沙特对立深化、美伊军事冲突有可能升级的背景下,全球能源供需和世界经济稳定的不确定性都在明显上升。如果出现石油价格飙升到150美元/每桶以上的局面,世界经济很可能再度遭遇又一次因石油危机的所带来重创。同样令人担心的是,在特朗普政府“关税”和“制裁”大棒的打击下,全球新兴经济体国家正在相继出现货币和债务危机。继俄罗斯、南非、阿根廷等新兴市场经济出现一波接一波的货币贬值和资产下跌之后,8月8日,美国对土耳其的钢铝制品出口施加的关税制裁,造成土耳其货币里拉的狂跌,8月9日一天之内跌幅高达20%。从2018年初以来里拉贬值了45%。这对外汇储备有限、政府财务负担沉重、对国际资本依赖很高的土耳其经济来说,无疑是个沉重打击。土耳其是世界第14大经济体,里拉的急剧贬值正在引发全球新兴经济市场资产抛售的浪潮。“特朗普困境”:大国关系的对抗性显着上升今天全球政治中正在发酵的“特朗普困境”的又一表现,是正在深化、而不是在管控大国关系的竞争性和对抗性。尤其是中美关系和美俄关系,都在出现历史性的倒退。从3月24日特朗普签署对华301条款特别贸易特别调查备忘录以来,特朗普政府不仅仅是发动对华贸易战,更是在给美中之间更为广泛的经济、投资、贸易和社会交往设限,在军事、安全和战略议题上施压中国,同时把中国视为最大战略对手的政策与战略正在不断成型。特朗普签署了美国国会通过的《台湾旅行法》,提升美台接触的层级,加强对台湾的所谓“安全承诺”,甚至提出美国军舰和海军陆战队要重新“回到台湾”。在南海问题上,美国不仅批评中国岛礁建设的“军事化”,甚至直接将中国在南海正常、合理的维权与维稳行动视为是中国对南海其他声索国的“威胁和强制行动”,是中国想要对整个南海实行“军事控制”。五角大楼现在动不动就放言,美国不会“坐视”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对东盟的“恐吓与威胁”,却完全无视中国和东盟在推动“南海行为准则”(COC)谈判、已经就COC单一案文所取得的重大进展。美国还不惜动摇其政府长期坚持的“一中政策”,除在台湾问题上对华施压和在南海问题上加大军事介入和干预力度之外,还有一个重大变化,就是收缩和压制正常的中美经贸、投资和社会交往,这也是近来特朗普政府推行的“中国对手”战略。2018年8月3日,特朗普指示美国商务部,以“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显着风险”为由,将44家中国企业和机构列入出口限制的黑名单,进行技术封锁。8月13日,美国国会通过《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TheForeign
Investment Risk Review Modernization Act
of2018,简称“FIRRMA法案”)。这是十多年来美国国会就“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
(简称CFIUS)审查外国投资的法定职权进行的首次修改。根据该项法案,CFIUS的审查范围将大幅度扩大,特别是对某些不属于传统并购类型的投资交易的审查。其结果,原先能够获得豁免的很多中国企业在美国正常的投资、并购交易都将落入CFIUS的管辖范围,包括某些并不涉及美国业务的非控制权投资和房地产收购。这项法案的通过,意味着美国已经全面提升在中美投资和企业并购领域内的“安全门槛”,将使得中国在美投资和美国在华投资都将深受影响。同样是8月13日,特朗普在美国纽约州鼓堡(FortDrum)军事基地,签署了美国国会6月28日通过的《2019国防授权法案》。该法案18次提到台湾、有11个条款和中国有关。这些条款除了禁止从中国采购敏感材料和禁止使用中国制造的通讯与监视设备之外,《法案》的第1259条禁止邀请中国参加环太平洋军事演习;《法案》第1260条修订了对中国军事和安全发展年度报告的要求,要求年度报告中增加如下内容:中国的海外军事和物流基础设施、间谍活动和技术转让、中俄安全和军事关系、中国海外投资(包括“一带一路”倡议、中国的安全和军事战略目标)、中国政府对其他国家使用的非军事工具(包括外交和政治胁迫、信息行动、经济压力、掠夺性贷款行为等),以及中国政府如何影响美国媒体、文化机构、企业、学术界和政界等等,几乎是全方位的“中国关注”。《法案》第1261条还特别强调,“与中国的长期战略竞争是美国的首要任务,需整合国家权力的多个要素,如外交、经济、情报、执法和军事等,以保护和加强美国的国家安全”,并要求于2019年3月1日前提交关于中国整体政策的报告,具体内容包括中国的政治影响力相关措施、经济工具、恶意网络活动、投资(“一带一路”、丝绸之路、全球其他地方的投资)、军事活动等,并在战略、外交、资源和机构协调等方面为美国如何应对提出建议。除了上述安全与战略性的内容之外,《法案》第1091条要求禁止向孔子学院和美国国防部中文课程提供资金;《法案》第1719条要求2026年前每两年评估中国对美投资,并形成报告,重点提及政府或非政府投资,投资的部门、数量和类型,以及《中国制造2025》等。自1979年中美建交以来,从未有过哪一年的美国国防拨款法案有如此全面的涉华条款。其反映的实质是美国国会和政治精英空前规模地对华战略防范和敌意深重地对华战略遏制。这份法案的实施,将会使中美关系在经贸、文化、社会、军事交流等方方面面全面倒退。“特朗普困境”:“帝国外交”正在重新降临美国弗吉尼亚大学政治学教授勒格罗(JeffreyLegro)在批评“911事件”后美国外交的单边主义时,曾尖锐地指出,美国外交总是认为自身的价值、观念和利益追求方式天然正确,总是以“君临天下”的方式告诉世界只能接受,否则就是“和美国为敌”,这是一种典型的“帝国外交”模式。这种模式并不会得到世界的尊重和接受。2009年奥巴马政府上台后,曾对这种美国的“帝国外交模式”进行过反思,强调美国外交重回多边主义和同盟协调,并寻求与中国和俄罗斯建立对话机制。但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美国外交令人沮丧地正在重回这种充满美国优越感和自我正确的“帝国模式”。这是今天全球政治面临沉重的“特朗普困境”的主要原因。看看今年7月特朗普前往欧洲参加的G7首脑峰会,看看美国在要求北约盟国增加军费到其本国GDP2%时的严厉与傲慢,看看欧盟国家要求免除对伊朗石油进口制裁时特朗普的决绝否定,看看特朗普在接受FOX电视台采访时甚至说欧盟是在俄罗斯之前的美国潜在的“foe”(敌人),特朗普对今天国际事务的处理方式表现出的是渗透在骨子里的美国“君临天下”的优越感与霸道作风。在操作层面,特朗普延续了美国共和党政府把安全与经济这两大议题作为优先政策议程的传统做法,一方面竭力吹嘘他上台执政之后美国经济如何增长、美国就业机会如何扩大的“政绩”,为其饱受争议的言论、形象和国内政策遮丑;另一方面,则在安全和防务政策上,不断将“强军”放在第一位。特朗普上台第一年,所有的联邦政府机构经费都被削减,只有美国国防部和退伍军人部的经费上升。2019年美国的国防军费达到了7160亿美元,比2018年度上升了3%。2019年国防授权法,实质性地增加了美军在导弹防御计划、进攻性核力量更新、新型舰载导弹、人工智能(AI)武器系统研发、增建海军新一代战舰和发展高超音速战机上的投入。用特朗普的话说,他已经前所未有地增强了美国军事力量,美国“自由的生存”依靠的是美国“不受挑战的军事力量”。美国五角大楼的官员在国会听证会上也公开表示,发展能够攻击美国本土的武器系统的国家“都不能被视为是对美国友好的国家”。国际关系的稳定与和平,从理论到历史,历来强调力量间的制衡。如果将其他国家防御性的国防力量建设,视为“敌意”的话,不仅违背国际关系的常识,更是美国“帝国外交”重新回归的生动写照。在防务和安全领域,特朗普政府同样在使劲地折腾世界。美国副总统彭斯2018年8月8日在五角大楼宣布,美国将于2020年正式建立“天军”——构成美国第六大军种的太空军事力量司令部;强调美国不仅要在外太空保持军事存在,而且也将追求在外太空远远超越其他国家的优势军事力量。外太空是人类的公共物品,是保持人类经济、通讯与科学进步和发展的共同空域。自冷战结束以来,为了实现人类对外太空的和平利用,避免大国军备竞赛伤及外太空,中国和其他国家一起,一直努力在日内瓦联合国裁军与军控机构中倡导外太空非军事化。特朗普政府的这一举动,不仅蔑视了人类对和平利用外层空间的决心,而且很可能导致危险性的外太空军备竞赛。无独有偶,网络空间同样是国际公共领域。为了推动在网络空间建立国际规则和全球治理,国际社会一直期待中美等网络技术和应用大国能够率先就网络安全进行对话和谈判,推进国际网络空间能够和平、合理与合法地被利用。然而,特朗普政府自恃其在网络技术与网络安全力量方面有优势,抛开其他国家的意见和利益,追求单边主义的、美国化的网络执法机制。美国副总统彭斯8月1日在就网络安全发表公开演说时特意强调,美国将按照自己的国内法、对在网络空间损害美国利益的行为进行惩处和打击。全球网络安全的“美国化”很可能成为未来国际冲突新的爆发点。如何应对全球政治中的“特朗普困境”?今天,特朗普政府对世界以及中美关系的挑战和冲击,已经远远超出了贸易战。全球政治正在陷入很有可能是灾难性的“特朗普困境”。世界经济的增长、能源供应的稳定、自由贸易规则的维护、开放性的社会与文化具有深度与广度的交往、自由主义价值、外太空与网络空间的和平利用、国家间安全与外交关系的建设性合作等诸多方面,都在痛苦地承受着特朗普政府的折腾与威胁。对华贸易战说到底只是个由头。特朗普政府要求中美经贸关系要“对等”、要公平和自由竞争、要中国保护知识产权,这些通过双方的接触和对话,并非不能实现。但特朗普政府在中美贸易战背后想要的是通过打压中国保持美国的技术和产业优势、保持美国的战略与安全力量优势,甚至不惜以“帝国外交”的模式强压中国让步。美国如此的政治伎俩和战略意图,必然受到中国和更多国际社会成员的反对。即便是中美贸易战,特朗普政府自以为是的蛮横做法也在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经济学教授劳伦斯(RobertZ.Lawrence)日前撰文指出,特朗普这么对待中国和其他的美国贸易伙伴,说到底是特朗普和他政策团队的“心魔”在作怪,其政策充满矛盾。美国要中国改善国内投资环境,以吸引更多的美国企业去中国投资,这样美国企业就可以在中国生产更多的产品然后再出口回美国;而特朗普的贸易战却是在阻碍中美经贸合作、大幅度阻止美国在华投资企业生产的产品回流。劳伦斯教授指出,特朗普对中国的贸易战政策把“每个人都搞煳涂了”,因为这项政策“开创了美国在贸易问题上左右摇摆和混乱的历史记录”。应对贸易战,中国必须更深入地看到其背后全球政治中业已出现的“特朗普困境”的严重性。美国的“国家机器”开始转向,重新以中、俄等国的“威胁”作为美国再度回归“帝国外交”的借口,中美关系历史性新里程已经开始。这不是简单地选择斗争还是妥协就能回答的问题。我们必须认识到,美国能够再度如此强势地向世界输出“特朗普困境”,是美国的政治和战略精英看到了中俄因素的复杂性和争议性,并且还想全力抓住对手的“弱点”。应对中美贸易战和美国的霸凌态势,中国需要既坚决斗争、又要善于妥协。中国宣布对美国增税的反制措施,就是坚决斗争的生动体现。但对于中国自身的政策实践中被美国人抓住的争议性问题和弱点,中国需要有政治决心去面对、去解决。“妥协”不是简单的、无原则的让步,“妥协”首先要有为了人民的利益勇于自我调整、自我变革的决心。中美的战略竞争是一个长期的战略周旋的过程。说到底,比的是谁在机制、体制和政策上能够赢得更多民众的拥戴,能够得到更为广泛的国际理解,能够真正赢得响亮和清晰的世界掌声。与美国全面对抗不是中国的战略选择。如果以“苏联方式”选择和美国对抗,中国很可能就是“第二个苏联”。幸运的是,中国从来不会是“第二个苏联”。全球政治的稳定与繁荣,需要制度和规则,更需要制度与规则背后的力量均衡。今天的“特朗普困境”说到底是国际权力系统中继续存在着的力量失衡的结构。这对中国来说,是一面可以真实地照射出中国目前的实力、地位与困境的“镜子”。在咄咄逼人的“特朗普困境”面前,世界对中国强大和发展的需求前所未有的强烈,这是中国继续发展和崛起的新的战略机遇。问题是,中国要能够深切地认识到今天发展进程中的诸多“中国问题”,并及时调整,勇于改革,砥砺前行。只有做到了这些,在向“帝国外交模式”回归的“特朗普困境”面前,才能树立起体制、机制、行为更加民本、法治和人性的“中国形象”,中国“强起来”的时代才会更加光明。

当地时间2018年8月13日,美国纽约,据报道,当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纽约德拉姆堡军事基地签署了总额达7160亿美元的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法案正式生效。由此,美军军费将增加2.6%,为9年来最大增幅。(图片来源:CFP视觉中国
千龙网发)(拖拽图片可查看大图)

题记,星期五中国决定对750亿美国商品加征关税,以此回应美方对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之后,美方当天再次作出激烈反应,宣布将之前对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税率从25%提高到30%,对另外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税率从10%提高至15%。

■美国休想阻挡中国发展

中美贸易战为什愈演愈烈?去年8月笔者就对中美关系发生质变做了深度分析,在今天看来也是意料之中,再回头看一下《把控质变中的中美关系》仍有现实意义。

(人民日报海外版8月18日报道)近日,美国执意通过并签署了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发表了2018年涉华军事与安全发展报告。前者包含要求制定“全政府对华战略”、就加强台军战备提交评估和计划等涉华消极条款。后者认为中国军队正在发展空中核打击能力,可能在训练打击太平洋上美国及其盟友的目标,正在为武力统一台湾做准备,等等。

来源:华语智库

澳门新葡亰2885,这是继去年底、今年初特朗普政府先后发表新版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和国防战略报告之后,美国出台的最新两份战略性材料,也是落实两个战略报告的具体行动。最新两份战略性材料继续渲染所谓“中国军事威胁”,渲染大国战略竞争和大国对抗,歪曲中国国防政策和战略意图,诋毁中国军力正当合理的发展。

把控质变中的中美关系

从美国的上述一系列战略文件可看出,特朗普政府把中国列为美国最大的战略竞争者、最大的威胁,并可能利用经贸、政治、外交、军事等手段阻挠、遏制中国的发展。

作者:徐秉君 华语智库高级研究员
军事学者,新华社“瞭望智库”军事观察员,观察者网、学术
Plus、凤凰军事专栏作者

合则两利,斗则俱损。中方多次指出,美方上述战略报告、法案犯了根本性的错误。作为两个大国,中美之间存在一些分歧不足为怪。对此,应该在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基础上,采取建设性方式妥善处理,维护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这才是符合两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利益的正确选择,否则只会损人害己。

编者按:特朗普执政以来,中美关系正在发生一系列重大变化。如果说特朗普执政第一年对华战略及政策尚处于碎片化状态,那么,2018年则标志着美国的对华战略及政策已经具体化、系统化了,并已进入到推进实施阶段,对人们所习惯和熟悉的中美关系带来很大变数。特别是随着美国政府先后出台了《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国家防务战略报告》《核态势审议报告》,以及特朗普的国情咨文等一系列文件后,从不同角度对中国重新定位,并明确把中国作为“战略竞争对手”,说明中美关系已处于一个正在急剧变化的质变过程中。那么,如何把控质变中的中美关系?这不仅是一个值得研究探讨的问题,而且还是一个必须要面对和处理的现实问题。对此,军事学者徐秉君对该热点问题给以深度分析解读。

美国歪曲中国国防和外交政策以及中国的战略意图,要制定“全政府对华战略”,本质上是其“老大”思想作祟,认为中国的发展是要动摇甚至取代美国世界领导地位,这是其霸权主义的焦虑。在美国看来,无论哪个国家的实力达到全球第二,哪个国家就威胁到了美国,哪个国家就是美国最重要的对手,美国就一定会将这个国家列为假想敌予以遏制。

特朗普签署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

这种“戏码”一再上演。英国、苏联、日本概莫能外。美国崛起之后,对英国实行了残酷的打压。美国利用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对英国形成的债权-债务关系,吸干了英国的黄金,导致英国出现通货紧缩,经济萎靡不振。美国发动冷战,对苏联进行全面遏制,成为导致苏联解体的重要外因。上世纪80年代,迅速崛起的日本很快成为美国的头号威胁。美国通过制造贸易摩擦,迫使日元升值,最终让日本陷入“失落的二十年”。2010年第二季度中国GDP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后,美国就一直在打压中国。

一、中美关系已进入战略调整的质变期

趋势上看,美国将中国视为最大战略对手之后,接下来会多方面设法阻碍中国壮大。但中国有信心克服障碍。在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的今天,过时的“零和”博弈思维,让别人难受,也会让自己受伤。历史一再证明,任何外来压力和阻力,都阻挡不了中国的发展。中华人民共和国成长壮大的69年里,不乏受到个别国家制裁、封锁的历史。但是,制裁、封锁从来没能阻挡住中国前进的步伐。过去如此,未来也一样。

自1979年中美建交到现在近40年的时间里,中美关系总体上是积极健康发展的,在特朗普之前的各届美国政府,总的说来还是将中国视为战略合作伙伴的,尽管期间也发生过激烈的冲突和分歧,美国甚至多次对中国进行战略围堵、经济制裁,但在官方文件谈及中美关系时,一般是先讲中美之间的合作及共同利益,然后再讲中美之间的分歧与竞争,主流还是强调合作的。

(作者:张军社 为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

特朗普执政后,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开始发生变化,新近公布的一系列文件,却不再谈合作,而是只讲一面并直接把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在《国家安全战略》中,特朗普将中国称为“修正主义大国”;美国国防部的《国防战略报告》也多次提及中国,指称中国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

特朗普签署制裁中国的“备忘录”,对总价值约6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征收关税。

随着特朗普执政地位的稳固,为了赢得2018年的中期竞选,特朗普不遗余力地推行其对华新战略。主要体现在一下几个方面:

在战略上,把中国重新定位于“战略竞争对手”。特朗普政府新近公布的一系列政府文件中,都把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新版《国防战略报告》明确指出,“中国是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中国使用掠夺性的经济手段来恐吓邻国,并且军事化南海地区。”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更加强调对华竞争与遏制的一面,通过国际舆论造势,宣扬“中国威胁论”,鼓动其盟国、欧盟、以及中国周边国家对华遏制并施压。华府这种由“战略合作伙伴”到“战略竞争对手”的变化,说明美国已经完成对华政策的战略布局,同时也把中美关系推入战略调整的质变期。

在经济上,不惜发动中美贸易战。在“让美国再次伟大”“美国优先”核心理念的推动下,特朗普政府强调所谓“公平和对等贸易”,推行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因此,中美经贸碰撞便成了一种新常态,同时也成为特朗普政府对华强硬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特朗普政府看来,中美关系紧张还没有达到直接对抗的程度,最有效的手段还是从贸易战入手。今年7月11日美国政府发布了对从中国进口的约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关税的措施。8月2日美国贸易代表声明称拟将加征税率由10%提高至25%。美国不断升级贸易战,无非是想要中国屈服并按美方的“规则”行事。因此,美国软硬兼施,一方面不断升级贸易战,一方面又要和中国谈判。然而,中美在经历了三轮贸易谈判后,美国仍然单方面放弃协议。由此可见,特朗普政府原本就没有诚意与中国就贸易问题达成和解。尽管目前这场中美贸易战的前景还不明朗,但已很清楚美方的真实意图并不在和谈,而是意欲对中国进行一系列打压,以期在最终的谈判中为美国获取更多的利益。

在军事上,推行“以实力求和平”。特朗普上台后,一直致力于“让美军再次强大”。一方面是,大幅度增加军费。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批准的国防预算首次突破7000亿美元大关。今年8月1日美国参议院批准最终版《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的国防预算高达7160美元。该预算案主要通过硬软两方面强化美国军事力量。白宫发言人萨拉·桑德斯说,此次预算案乃“重塑美军,以震慑敌手,坚持政府以强力获和平的立场”。另一方面是,美国把战略重点转向亚太,以印太战略取代亚太战略,意欲将印太地区整合起来重新进行规划和部署,彰显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军事存在。再一方面是,采用多种手段遏制、打压、制衡中国。如美国从双边和多边层面强化亚太同盟体系,对中国形成战略合围之势。并开始启动美日印澳四边协调机制,将利用多边同盟体系或协调机制来制衡中国。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国《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中,出现了支持强化台湾的“国防军事实力”、扩大联合演习、军售及高层军官交流,并在“台湾旅行法”的前提下,促进双方官员互访等多条条文,表明美国的对华政策也将发生重大改变。

从特朗普政府执政以来的对华政策来看,美国对中国的一系列举动绝非是一时脑热的随意之举,而是从战略层面,有计划、有步骤、系统地、全面地把中国从“战略合作伙伴”推向“战略竞争对手”,从而导致中美关系正在发生质的改变。

二、中美关系缘何由“战略合作”走向“战略竞争”?

回望历史,中美关系经历了一个复杂多变的过程。这期间既有艰难的破冰之旅,又有友好合作的10年“蜜月”;既有国内外形势变化引起中美关系的严重冲突,又有经历冲突后两国关系的战略重建;既有符合两国利益的“战略合作”,又有中国的壮大崛起而引起美国及西方的“恐惧”,从而导致特朗普政府放弃“战略合作”,转而走向“战略竞争”。

自1972年尼克松访华打开中美关系大门以来,中美关系基于国际战略需求开始走向正常化。1979年中美建交后,双方开始扩大经贸关系和人文交流,中美开始了近10年的合作“蜜月期”。

然而,从1989年到2009年,由于国际和国内的形势发生巨变,特别是1991年苏联解体后,中美建交的重要基础不复存在,战略上的共同利益消失,美国则把下一个战略对抗目标指向中国。这一时期中国的实力还不够强,而美国在苏联解体后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因此美国开始全面打压遏制中国。特别是利用台海危机、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挑起南海撞机事端等进行战略试探,同时利用人权和最惠国待遇以及中国加入WTO等,对中国进行施压和围堵,从而给中美关系造成严重危机。

可是,2001年的“9·11”事件和2008年的金融危机,使美国又认识到,在一些重大的国际问题上还离不开中国的合作与支持,而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进程同样也离不开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的支持与帮助。因此,尽管双方的矛盾冲突不断,有时甚至达到岌岌可危的程度,但是双方基于各自的利益,又开始重新思考构建未来两国的新型关系。

2009年-2018年,近10年的时间里,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尤其是2010年中国的GDP超过了日本,从曾经世界上最大的贫困国家一举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当然,这一成就是改革开放以来的成果,但这样的发展速度的确令世界惊讶!随着中国的不断发展壮大,引起美国及西方“恐惧”与“担忧”。因此,奥巴马政府认为,中国的发展开始对美国的地位发起挑战。而特朗普政府则认为,中美关系已经表现出竞争大于合作,所以把中国重新定位于“战略竞争对手”。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美国对华政策发生这一重大变化?

一是“战略合作”的基础不复存在。无论是1972年打开中美关系大门,还是1979年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其“战略合作”的基础是构成中美苏三角关系,通过中美“战略合作”形成对苏联的制衡。1991年,随着苏联解体,从而导致这种三角关系失去一角,也使中美失去了制衡的对象。因此,美国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战略调整。

二是中国并没有按照美国设想走向西方民主。美国意欲通过与中国的接触和“战略合作”,最终把中国纳入美国西方民主轨道,尤其是苏联解体后,更加速了美国推进西方民主制度的进程。然而,中国并没有按照美国设想的那样发展,而是走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发展之路。在美国看来,中国的发展和崛起无疑对其世界霸权地位构成严重威胁。

三是中国的崛起和高速发展令世界惊讶,从而使美国精英界对中国的认知发生变化。当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时,引起了美国政界、学界、军界的焦虑和不安,认为美国之前的战略失败了,因此必须要调整对华战略,并前所未有的高度一致对中国施压,从而开始全面围堵和遏制中国。

三、沉着应对把控质变中的中美关系

中国的进步、发展和崛起无疑是对世界的贡献,但由于中国的制度不同、文化不同、价值观不同、发展道路不同,所以被特朗普政府和美国的精英界认为是“修正主义国家”,中国的崛起正在“修正”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并在塑造一个在价值观和利益上都与美国背道而驰的世界。这对于世界头号霸权主义美国来说是不能容忍的,因此特朗普政府在新近出台的一系列政策文件中,突出地把中国和俄罗斯一起列为“战略竞争对手”,并把这种竞争赋予零和性质。基于这样的认识,美国改变对华战略也不以为怪。

但中美两国毕竟是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事实上中美关系已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在国际关系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并对整个世界都会产生重要影响。尽管种种迹象表明,中美关系已经进入到渐进的质变过程中,但作为负责任的两个世界大国,应该把控好质变中的双边关系,因此要增进了解,加强沟通,增强互信,避免误判,管控风险,并重新确立具有建设性的双边关系。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也表态说:中方不想跟任何人打贸易战,但如果有人非要逼迫我们打,那么我们一不会怕,二不会躲。

然而,面对美国咄咄逼人的架势,中国也必须以足够的智谋和准备加以应对。

首先,要看清中美关系的新变化。长期以来,在中国的学界一直把中美关系定位于“好也好不到哪里去,坏也坏不到哪里去”,现在看来这种定位并不准确,由于定位偏差往往导致预判不准,甚至出现误判,从而造成战略上的被动。例如,1989年中美关系突然恶化;美国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南海撞击事件;制造台海紧张局势等,都是美方在主动出牌,而我方处于被动应对状态。当然,当时中国的整体实力较弱是一个方面,但缺乏预判和主动应对的教训还是应该汲取的。现在尽管中国希望中美继续共同合作,但必须要丢掉幻想并保持清醒的认识,因为美国已经把中国明确定位于“战略竞争对手”了,中美关系正在发生质的改变,重要的这种改变不是策略调整,而是战略改变。

其次,要准确定位当前中美关系。尽管特朗普推行的一系列政策使得中美关系出现一些新变化,但我们也要看到经过建交近40年的积累,中美两国关系健康发展的一面。因此重新审视和构建新型的中美关系,确立一种适应两国关系的新定位。从目前情况来看,中美关系还不至于发展到直接对抗,即便将中美定位于“战略竞争对手”,也还离不开中美之间共同合作,只不过之前是“既合作又竞争”,而现在转为“既竞争又合作”。这种顺序的变化正反映了中美关系的现状。

三是,要采取主动积极的战略反击。这里说的战略反击不是战略对抗,而是以主动积极的姿态让世界了解,中国的崛起不是争夺世界霸权,而是一种和平崛起。中国将同各国人民同心协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

当然,中国也不怕在前进道路上遇到的各种阻力,因为中国历来都是逆境斗争中走向成功的。中国革命如此,改革开放也是如此。无论是昔日的战略围堵还是今天的贸易战,都不能阻挡中国坚定不移的前进脚步!

就中美关系而言,斗则两伤,合则互利,我们希望合作共赢,但也绝不惧怕竞争甚至对抗。现在这点贸易战能和1840年比吗?能和14年的艰苦抗战比吗?能和当年美国支持下的国民党800万军队比吗?能和上世纪50年代的抗美援朝战争比吗?但弱势的中国最终却是一步步走向胜利!毛泽东当年在《别了,司徒雷登》中曾这样说过:“多少一点困难怕什么。封锁吧,封锁十年八年,中国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中国人死都不怕,还怕困难吗?”难道美国这么健忘,还要走司徒雷登的老路?奉劝美国政客和各界精英,不要低估中国顽强的意志和坚强的决心!

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已向世界表明,中国的崛起是对世界的贡献。中国和平稳定的发展,将为充满不确定、不稳定的世界带来更多的确定性和稳定性,同时也为世界和平、发展、稳定提供更有力的支撑。因为中国的发展战略决定,中国始终是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

– END –

华语智库专栏作者 | 徐秉君

军事学者,新华社“瞭望智库”军事观察员,观察者网、凤凰军事专栏作者,《科技创新与品牌》杂志社军事顾问,《中国航空报》、《科技日报》、《南方周末》等报社特约军事专家和特约撰稿人。

THE EN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