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派哈里斯将出任美驻韩大使引担忧 被指是因美不信任文在寅

图片 5

此番哈里斯被任命为驻澳大使,显示美国对澳大利亚既重视又不重视的心态。重视的方面在于哈里斯所具有的身份地位和影响力,不重视的方面在于,美国可以容忍驻澳大使一职近一年半的空缺而无动于衷。这其实显示了美国既要利用澳大利亚,又对澳大利亚不太尊重的政治态度。这背后体现的,则是美澳关系高度的不对称性。对澳大利亚来说,是有滋有味地继续长期做美国乖巧听话的小伙伴,还是追求更为独立和自主的对外政策,其实是一个颇值得反思的问题。

图片 1

  美澳关系出现改善之时却正逢中澳关系处于危险的临界点。过去一年,“白澳政策”沉渣泛起让澳大利亚政坛和媒体不断散播“中国威胁论”。特恩布尔更是为了确保自身执政地位、打击工党竞争对手而迎合国内民族主义情绪,从指责“中国影响力干预澳大利亚政治”,到用中文宣称“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了”,大肆渲染“恐华症”和“仇华症”严重毒害中澳关系的气氛,损害两国互信的基础。

资料图: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 哈利·B·哈里斯(Harry B. Harris Jr.)。

上一页12下一页 阅读全文

  资料显示,哈里斯出生在日本横须贺,母亲是日本人(图/Wiki commons)

在国际秩序和地区体系可能发生具有根本重要性的权力转移的背景下,澳大利亚积极支持美国在本地区发挥领导作用,担心美国把注意力集中于内部事务,甚至进行一定的战略收缩。过去两年来,澳在南海问题上积极发声,积极推动印太战略和美日澳印安全合作,一个很重要的考虑,是想努力把美国留在这个地区,避免美国与中国在背后达成妥协和交易。哈里斯的任命对澳美关系的未来发展具有方向性的含义,它在某种程度上说明澳大利亚的这一努力成功了。

■敏感时刻调整岗位

  去年11月,特朗普在首次亚洲之行中正式抛出“印太战略”。随后,美、日、澳、印四国外交部门的官员在越南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举行了“印太战略”提出后的首次会议。去年底和今年初,美国发布的新版《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和《国防战略报告》都将中国视为最大的“战略竞争者”,同时正式将“印太”概念纳入其中。

从哈里斯一贯的行为方式和价值观念来看,他未来很有可能会鼓动澳大利亚进一步加强军力建设、加强与美国的军事安全合作,并对中国采取较为强硬的“制衡”政策。

特朗普上任后一改此前历任美国总统做法,驻外大使职位大量空缺,而这一缺就是一年有余。其中,驻韩国大使和驻澳大利亚大使最为外界关注,因为韩澳是美国在亚太地区重要的两个盟国。今年1月,被提名为驻韩大使的美国战略国际问题研究所(CSIS)韩裔美国人维克多·车,在已得到韩国政府认可的情况下,莫名落选。2月,哈里斯被提名为美驻澳大使,澳政府已批准这一决定。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原定在4月24日举行有关批准哈里斯担任驻澳大使的听证会,但会前被紧急取消,原因是新任国务卿蓬佩奥提议其改任驻韩国大使。

  去年1月,特恩布尔在与特朗普就职后的首次通话中,双方因接受难民协议问题闹得不欢而散,原本预计持续1小时的通话只进行了25分钟特朗普就挂断电话。去年5月,特恩布尔首次出访美国。虽然两国领导人都强调“挂电话”风波已成为过去,但特朗普由于举行众议院表决通过《美国医保法》草案的庆功会而让特恩布尔苦等3个小时。今年1月,澳大利亚前副总理费舍尔指责特朗普18个月的时间未能任命驻澳大使是对其的“外交侮辱”,并表示与美国的盟友关系已经被降级。可以说,作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传统坚定盟友,澳大利亚对美澳关系的不确定性感到极度不安。

澳大利亚长期以来是美同盟体系中的“模范”国家。在美国与西方国家的同盟关系中,英美特殊关系在逐渐淡化,法德与美国出现一定程度的离心离德。相比之下,澳大利亚对澳美同盟关系的坚定立场颇为突出,这对美国来说也显得更为难得。在中国崛起、印太地区在美战略格局中的重要性持续上升的态势下,澳大利亚所具有的地缘政治意义也进一步凸显。努力发挥好澳大利亚的积极作用,对美国外交及安全战略来说,无疑颇为重要。

相关阅读

图片 2

此前,哈里斯明确表达了对美澳同盟的重视,认为美澳同盟是维持安全、繁荣与和平的强大力量,对美国和澳大利亚,对印度洋—亚洲—太平洋地区都很重要。加上哈里斯所具有的鹰派军人色彩,以及其日裔美国人背景,他的走马上任可能在强化美、澳、日三方军事安全合作发挥推动作用,并可能使澳大利亚政府更多受到美国方面鹰派观点的影响。

(中国国防报5月2日报道)原本将出使澳大利亚的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日裔四星上将哈利·B·哈里斯(Harry
B. Harris
Jr.),在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举行有关批准其担任驻澳大使的听证会前夕,却被新任国务卿麦克·蓬佩奥(Mike
Pompeo)点将,提名他改任驻韩国大使。哈里斯是“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弃澳奔韩,多少让澳大利亚感觉不是滋味;哈里斯更是美国军方亚太政策的鹰派代表,在半岛局势趋缓之时赴韩,影响如何,让外界捏一把汗。

  此外,还提出将“印太”地区盟友伙伴“发展成为一个安全网络”。可以看出,美国正意图逐步推动“印太战略”脱虚向实,而在美国的“安全网络”战略构想中,不仅美国与日、澳、印的军事合作水平要提升,而且日、澳、印彼此之间的军事合作也要深化。因此,美国军方出身的哈里斯出任驻澳大使还肩负加强美澳双边军事合作以及助推日澳双边军事合作进而为“印太战略”提速的双重使命。

值得注意的另一面是,对澳大利亚来说,它一方面要避免在任何情况下被美国抛弃的前景,同时也要避免自己的政策立场被美国绑定和主导,从而卷入对其不利的地区冲突。不管怎么说,东亚地区其实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真正在安全上对澳构成现实威胁。客观上,地区秩序转型中的不确定性虽然存在,但其程度和影响明显被夸大了。在这种情况下,澳大利亚政府把对外政策的重点放在安全议题,而不是经济合作和经济增长上,不一定是明智的选择。

韩联社(YNA)称,“军人出身的知日派人士将被委任为驻韩大使即将成为事实”。

  大约一年之前,安倍访问澳大利亚时,他与特恩布尔举行会谈时谈得最多的就是如何牵制中国的海上活动。据媒体披露,澳日两国首脑就共同联合美国牵制中国达成了“高度的共识
”。不论是共同对于中国崛起的担忧还是对于美国“内向化”的焦虑,作为美国亚太战略中“南北双锚”的澳大利亚和日本选择抱团取暖,无疑既符合特朗普“让盟友承担更多责任”的防务政策理念,也利于美国推动以美、日、澳、印四国为安全架构的“印太战略”。

(作者:周方银 是广东国际战略研究院教授)

哈里斯改任美驻韩大使,路透社(Reuters)援引美国政府内部人士的消息称,美国把朝鲜半岛局势视为当务之急,朝鲜半岛局势对于美国国家安全局势来说是当前最高要务,而美国同澳大利亚的关系仍然稳固。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及《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等媒体表示,让哈里斯调任韩国是新任国务卿蓬佩奥的主意,哈里斯已回应称愿赴首尔任职。这一提议需要等待总统特朗普的最终批准,鉴于美朝峰会可能在5月或6月初举行,该任命可能很快公布。

  美国任命哈里斯担任驻澳大使恐怕还看重了他具有日裔血统的特殊身份,尤其是在澳大利亚与日本近来日益走近之际。哈里斯是美军历史上军阶最高的日裔军人,被日本右翼称作“最强的守护神”。

图片 3

责任编辑:鲁路(QM0002)

  2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终于任命美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日裔海军上将哈里斯为驻澳大利亚大使。事实上,早在去年8月《华盛顿邮报》便曝出了该消息,并称在亚太紧张局势下这一职位非常重要。

(环球时报2月11日报道)经过16个多月的空缺,美国特朗普政府近日任命美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日裔海军上将哈利·B·哈里斯(Harry
B. Harris
Jr.)为驻澳大利亚大使。
哈里斯以其在南海问题上对中国的强硬态度著称,他担任美驻澳大使,将对美澳合作的未来方向产生影响。

资料图: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 哈利·B·哈里斯(Harry B. Harris Jr.)

  从表面上看,哈里斯出任驻澳大使仅仅是特朗普政府填补多个重要盟友大使空缺的正常举动。然而,如果考虑到澳大利亚总理即将访美、中澳关系最近持续走低、日澳关系正向“准同盟”迈进、特朗普政府正式将“印太”作为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战略重点等背景,哈里斯此时的这一任命就显得非比寻常。

  特恩布尔与安倍晋三会晤(图/东方IC)

图片 4

  特朗普与特恩布尔资料图

  如此看来,特朗普此前对澳大利亚的态度更多是出于报复和敲打,而在达到目的后、特恩布尔来访前任命与澳政界和军界都保持良好关系的美军高官哈里斯担任驻澳大使,显然有安抚和修复盟友关系的用意。澳大利亚舆论已欢呼终于等来“史上级别最高的大使之一”。

  对于特朗普有意无意疏远和羞辱澳大利亚的原因,《纽约时报》的爆料似乎给出了答案。该报道称,美国联邦调查局之所以启动对特朗普团队“通俄门”的调查,正是因为澳大利亚外交高官向美方打了特朗普的“小报告”。澳媒分析称,很难想象这种行为只是出自个人意愿,澳大利亚政府很可能在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上押错了宝。

图片 5

  而值得注意的是,哈里斯可谓是出了名的对华强硬派。他曾批评中国在南海岛礁上建造“沙土长城”、首次明确表示要帮助日本“保卫”钓鱼岛、甚至还妄言要做好对华今夜开战准备。美国在此时任命哈里斯为驻澳大使明显存在借势进一步离间中澳关系的图谋。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武剑]

  1月18日,特恩布尔新年首访日本,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举行年度领导人会晤。特恩布尔此次访日,双方在军事安全领域的合作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两国领导人除了强调尽早完成《访问部队地位协定》谈判,特恩布尔还受邀出席日本国家安全保障会议。澳大利亚与日本此举标志着两国朝“准同盟”关系迈出实质性一步。

  可见,哈里斯被提名为驻澳大使是美国拉拢澳大利亚、离间中澳关系、为“印太战略”提速的一石三鸟之策。鉴于哈里斯曾执掌美军军事地位和作战实力最为显赫的太平洋司令部,同时又深谙亚太地缘战略,此外还在日澳政界和军界拥有广泛人脉,这项任命对华产生的负面效应不容低估。

  据澳洲网报道,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将于本月底开启今年首次访美之旅,并将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会面。同时,白宫发言人桑德斯也证实了澳美领导人会面的事宜,并指出“特朗普总统期待着进一步加强我们的伙伴关系和同盟关系,两国领导人还将为下一个百年伙伴关系指明方向。”尽管美方话说的很漂亮,但却难以掩盖特朗普上任以来美澳关系持续僵冷的异常状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