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美拟对华2000亿美元商品征税听证会中方代表:赴美放手一搏-千龙网·中国首都网

图片 1

图片 1

正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访学的东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易波是第三次自掏腰包参与“301调查”委员会的听证会,并被分配到22日第24组发言。他19日抵达华盛顿后,早出晚归地盯守在现场,每天只睡3~4个小时。因为发言要求严格控制在5分钟之内,他不断地修改着发言稿,并在宾馆用倒数计时器反复练习。与他类似,中国国际商会法律服务副部长谭剑自去年10月起已经三次参加“301调查”听证会,并代表中国工商界发言。而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副会长于露是第一次出席听证会,他们在同一天的听证会上发言。这一天,也是参与发言的中方人数最高峰:7人。在第一财经记者拿到的超过5位中方发言代表的现场发言手稿上,无处不在的反复精简与细节修改,正凸显着这种奋力发声背后的努力与艰辛:他们呼吁从主张全面取消征税,到取消某个行业的征税,再到取消某几个税号产品的征税。23日,美国正式对在“301调查”项下对自中国进口的160亿美元产品加征25%关税。中国商务部随即回应,美方一意孤行,明显涉嫌违反世贸组织规则。

“如果相信对除草工具征收关税将有助于美国制造业或美国就业,那么,就跟相信你把车向后倒,就可以救助那只刚刚被你的车碾过的小狗一样。”——这是美国割草机公司总裁欧尚龙8月22日在美国政府拟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的听证会上发言。

资料图:图为美媒制作的对华301调查(Active Section 301)创意图。

过去一周,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和行业协会,从不同方向聚集于华盛顿,他们的行程围绕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的“301调查”听证会展开。美东时间8月23日凌晨,共计六天的听证会会期过半,已有9位中国代表在听证会上发言。与8月初那场仅有一家中企参加的听证会相比,由于征税规模原因,本次听证会聚集了13名中国背景的发言代表。在这场既不能拍照,也不能摄像录音,规定的发言时间一到就会被强行打断的听证会上,中方代表每一秒都是为产品在美国的生存争取空间。

8月20日至27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根据所谓“301调查”结果,就拟对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举行听证会。欧尚龙的证词,代表了绝大多数与会者的心声,他们呼吁政府慎重决策,充分考虑美国消费者和企业利益。对关注全球经济增长和自由贸易发展的人来说,恐怕从这一连数天的听证会上感受到的是沉重的失望情绪。

(环球时报9月7日报道)浙江千寻律师事务所律师朱海成——对301调查提“三大质问”

对此,中方坚决反对,并不得不继续作出必要回击。同时,为捍卫自由贸易和多边体制,捍卫自身合法权益,中方将在WTO争端解决机制项下就此征税措施提起诉讼。修改到最后一秒的听证会发言自踏上华盛顿开始这场大战的那一秒,每个预备发言的人都进入到紧张阶段。而让他们不解的是,从实木地板、橘子罐头,再到日常食品,都和“301调查”所涉的知识产权、国家战略无关。易波收到的邮件显示,由于申请人数过多,本次听证会由原定的3天延长到了6天。这也是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开展“301调查”活动以来,出席听证会作证人数最多的一次。

首先,听证会的问答环节一直纠缠于能否改变供应链,没有什么意义。由于要发言的人数超过预计,听证会从3天被延长到了6天,共举行了46组听证,有超过300家企业和行业协会的代表出席。每位出席听证会的企业或行业协会代表都有5分钟时间陈述反对或支持征收关税的理由,然后再回答听证会专家组的提问。

我一定要去为中国企业的权益发声,否则很多企业将错失表达的机会。2000亿美元商品涵盖面极为广泛,影响之大,触动之深,不可小觑。去美国抗辩耗时费力,很多中小企业可能会放弃这次机会。但作为国际贸易争端领域的律师,且是6天听证会上唯一一名以中国律师身份参加并发言的代表,我一定要运用自己的智慧去捍卫中国企业的正当权益。听证会上,99%的中美代表发言时是照着稿念,我是极少数脱稿发言的。作为一名职业律师,我知道要让短短5分钟的发言引起足够重视、达到最好效果,就一定要和听众有目光上的交流。谈到美国对中国发起301调查,我开门见山就抛出三大质问: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本次听证会也是中方代表出席人数最多的一次,总计有13位中方代表在6天的听证会现场作证陈述。由于时间所限,每个人都需要将前期向USTR提交的证词,修改成现场所用的发言稿。第一批抵达的企业是中国林产工业协会及相关企业。作为现场发言人的该协会副会长吴盛富对第一财经记者介绍说,因为有着过去多年对美官司的经验,本次征税消息一发出,协会就已经在江苏、浙江等地开会征集意见,最后两家企业报名来现场参加听证会,并聘请华盛顿律所Hush
Blackwell的律师协助。由于一些原因,其中一家企业最终决定放弃发言。

“中国之外有没有其他供应渠道?”“把供应链转移出中国需要多久?”“为什么不把你在中国的业务搬到越南?”——这是专家组成员不厌其烦地就供应链问题进行的提问。

第一,中美都是WTO成员,但美国却绕开WTO,擅自用301法案这一美国的国内法对中国实行单边调查和制裁,这是滥用“法外刑”,严重违背WTO规则。

另一家企业是江苏贝尔装饰材料有限公司,该公司国际营销中心塑胶事业部总经理肖志远18日晚一抵达华盛顿,就开始和当地律师团队一起过听证会材料,本周一用半小时感受现场氛围之后,又和团队继续准备了一天,于周二上午进行发言。“可能心里有事,刚开始时差调不过来,以前很少连续几天睡不好。”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说。这家企业已经对美出口十多年,主要涉及强化、实木复合和塑料地板,但并不涉及“301调查”初衷的知识产权问题,因为相关产品一直需要给美国公司交专利费。和肖志远一组的主要是在美的进口商客户,客户们也纷纷表示反对征税。他对第一财经描述说,当天下午几家竞争对手的主要观点之一是,地板制造商如果不从中国进口产品,国内也有足够的产能。但实际上涉及到的出口产品有三个品类,除了竞争对手生产的产品外,另外两个产品,整个美国都没有能力生产。

“没有。”“这需要很长时间。”“不行,质量和数量都跟不上。”——这是各家反对征收关税的企业斩钉截铁的回答。

第二,即便根据美国的国内法,也存在重大问题。1998年欧盟已对美国的301法案违背WTO规则一事在WTO争端机制下提起过诉讼,两年后,美国“明确、正式、再次及无条件”做出承诺(以《政府行动声明》的方式),即美国将仅依据WTO争端解决机制裁决做出认定,这意味着只要美国还是WTO的成员,就不能在未经WTO授权的情况下单方采用301条款调查。该《政府行动声明》和301法案已经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整体,不应割裂开实施。

而且,这几家美国本土厂商并没有受到中国出口的影响,生意好到订单都来不及接,还在扩充产能,也在从中国进口。丰岛控股集团董事长徐孝芳并没有亲自发言,代替他上场的是具有丰富经验的本地律所SIDLEY的律师Andrew
W.
Shoyer,他现场发言称,要求将两个税号的中国橘子罐头排除出征税清单。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无核小蜜橘罐头生产国,美国消费者自上世纪70年代起就将这个产品作为不可缺少的主食,拟加征的关税将主要伤害那些缺乏渠道获取新鲜柑橘类产品的消费者。于露和谭剑发给第一财经记者的现场发言,在早先的证词陈述版本上做了多处精简和修改,核心意思是,美国政府采取的单边限制措施违反了WTO规则,并侵犯了现行的国际贸易规则。于露发言称,2000亿美元中国对美出口产品名单包含了1170项农产品税号,包含了中国对美出口的61亿美元出口额,占该领域80%的总出口额。对中国这些农产品征10%甚至20%的关税将会影响美国农产品市场,也会给美国消费者造成沉重负担。

目前,全球供应链在全球贸易中的占比接近80%。英国市场调查机构马基特公司2017年2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已跃居“全球供应链中心”。在美国,小到外卖餐盒、购物袋,大到机械组件,都是全球供应链的产物。就像听证会上一家超过120年历史的美国割草机制造商所说,随着美国国内供应商不断减少,他们企业最终在2015年将生产全部转移到了中国,因为这是美国消费者的选择。物美价廉的中国产品支撑着美国中产阶级的安定生活,中美经贸关系通过实打实的供应链关系而高度依存。美国贸易官员们难道真的不了解这些么?

第三,关于美国总统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权力界定的问题。很明显,当前的调查中贸易代表办公室并没有独立行使自己的权力,而是一味追随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授意,明显失去独立性和客观性。

而谭剑的发言,主要强调加征关税对双方都不利,因此反对,并希望在WTO规则下协商。总体而言,本次听证会的主要内容预计与之前两次听证会的内容类似,主要围绕以下问题展开:1.针对USTR发布的从中国进口的6031项税则号产品是否应该征税?2.加征25%关税是否合适?3.6031项税则号产品中的哪些税则号产品应该被排除在最终征税清单之外?4.有无需要增加新的税则号产品在最终征税清单中?5.对中国出口美国的税则号产品加征关税是否对美国经济和利益造成不成比例损害?6.遭受征税影响的美国企业能否从中国以外的其他市场进口涉案税则号产品?7.中国是不是唯一进口来源方?听证会结束后,出席听证会的代表也有机会向“301调查”委员会提交反驳意见,就听证会现场因为时间限制不能进一步展开讨论的问题提交详细书状再次阐释。征税遭遇压倒性反对与前三次听证会类似,参会代表们在会场上听到的是压倒性的反对征税声音。但谈及未来,他们同样认为,有太多不确定因素,不知结果如何。吴盛富对第一财经记者说,没料到绝大多数在场企业都对征税持有反对意见,仅有几家同意征税,目前看是很有希望能够排除的。但未来的政治问题对贸易的影响,又有谁能预料?根据在现场观察的北京市环球律师事务所律师任清统计,仅22日的61位证人中,53位反对整个加征关税措施或者反对就特定税号加征关税,占87%;7位证人支持对特定产品加征关税,另有1位证人“半反对、半支持”。反对比较多的行业包括家电、家具、厨房用具、化工产品、照明产品、地板、ATM机、食品等。

其次,少数美国企业借听证会打压竞争对手,违背市场化原则。截至目前,美国已举行过3场与所谓“301调查结果”有关的听证会。绝大部分来自美国零售业、服饰、食品加工、机械制造、芯片半导体等各领域的企业呼吁政府不要征收关税,但几家来自美国国内的钢铁、铝制品生产企业却在要求政府不仅要根据“232条款”征税,还要根据“301条款”进行双重征税,以排挤来自中国的竞争对手。这样的事发生在以市场经济鼻祖自居的美国,令人难以置信。

针对漏洞百出的301报告,我也明确提出质疑,即301调查使用了太多出处不明、没有明确信源的信息,在严谨性、可靠性方面存在明显不足。301调查本身也存在严重的逻辑和程序问题。在301调查中,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充当警察、陪审团、检察官、法官多职于一身,所有证据认定等均由其单方说了算,这样的结论如何能够客观真实?!最后,我要求他们尽可能多地删除目前清单中的产品,以减少对中美贸易的冲击。

支持征税的7人中,有6人集中在钢铁和五金行业,另有1人支持对集装箱底盘征税。“半反对、半支持”的证人则称,要么将节能灯零部件相关税号移出清单,要么应当将节能灯成品加入清单。易波所在的是22日最后一组,也是全中方发言小组,包括谭剑、代表客户的德和恒华盛顿律师事务所律师、浙江千寻律师事务所朱海成律师等。“大概因为我们的观点都是反对全面征税,并不针对某一品类或行业。”易波说。他的现场观点主要是,中国的反制措施具有国际法依据。简单而言,因为美国首先挑起与中国的贸易争议,美国自己不遵守WTO义务,将本国国内法凌驾于国际法之上,对中国对美出口产品征税,目前这种状况就属于美国与中国的关系处于其他紧急情况,因此中国对美国的反制可以从WTO的规则GATT1994第21条2款项实施中找到依据。易波说:“之前中国外交部和商务部在反驳美方观点的时候,一直没能就此展开。

再则,美国作为世贸组织最主要创始成员国,曾对WTO承诺克制使用301条款,如今却是一边依据自己的国内法采取单边贸易限制措施,一边指责中国被迫对500亿美元美国产品采取对等关税反制措施是不合法的,并以此为理由,要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

发言完毕后,同组其他代表对我的观点表示赞许和认可。我对美国301调查整体的合法性及程序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结合中国其他代表抗辩的观点,这是我们中方法律界人士独特的价值所在。参加听证会后,我有一些思考:第一是现场气氛非常热烈,很多美国企业主都想利用这次有限的机会充分表达观点。让我震撼的是,他们会用很多“极端”用语,如提到美国征税时说“对我们来说,这简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或“不敢想象政府会出台一个伤害我们自己的政策”等。由此可见他们对中企产品具有相当高的依赖。第二是参与抗辩的中国企业家可以更多一些,这次出席的有十位左右。我们可以充分利用听证会,英语可以更流利些,做足准备,不浪费这次向外界发声的机会。第三是对于中国企业而言,最好的应对之策就是要让你的产品变得不可替代,这是非常关键的,这种情况下,美国企业就不得不愿意承担加征关税所带来的额外成本。

‘301调查’委员会主席布西斯问我参加这么多次听证会,到底代表谁来,我说我代表国际法来。”美国特朗普政府一意孤行的征税行为本身,是否能够达到“301调查”的初衷,也是令在场人士费解的问题。让易波印象深刻的是,一家外国企业描述说,自己原本在墨西哥或是其他南美国家组装来自中国的产品,之后出口到美国,关税为零;现在为了响应“回归美国”号召,把工厂搬回美国直接组装,反而要加征20%以上的关税。中国商务部16日发布通知称,应美方邀请,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拟于8月下旬率团访美,与美国财政部副部长马尔帕斯率领的美方代表团就双方各自关注的中美经贸问题进行磋商。中方重申,反对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做法,不接受任何单边贸易限制措施。中方欢迎在对等、平等、诚信的基础上,开展对话和沟通。这是两个多月以来,首次公布中美重启接触谈判的信息。

实际上,依据《1994年关税与贸易总协定(GATT
1994)》,当美国率先违反WTO规则、不遵守争端解决机制并采取单边主义措施对中国产品征税后,中国可以采取合法、正当的反制措施。显然,美方威胁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的理由站不住脚,令了解世界贸易组织规则的人失望。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阅读全文

目前,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举行的相关听证会已经结束。这是美国政府加征关税前的例行流程,并不能左右美国政府的决策。众所周知,在此前围绕对中国5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举行的两轮听证会上,虽然反对声占绝对优势,但美国政府依然一意孤行落实征税决定。如果这次美国还要采取“倒车救小狗”的办法,继续加征关税,恐怕给美国企业和消费者带来的不止是失望,更是绝望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